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杂谈 > 正文手机版

最高大的老师

作者:辜翠菡 时间:15-12-23 字体:  标签:老师 阅读:

  当我在执教《我最好的老师》一课时,眼前浮现的是一名身高只有一米五几,体重不超出四十五公斤的男老师,他是矮小的,但在我的心目中却永远是最高大的老师。他是我小学六年级的班主任,也是我的语文科任——辜质钦老师

  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我也是一名教师,辜老师对于我的恩情却始终静静地停留在我心灵的深处,影响着我。我清清楚楚地记得第一堂班会课,老师对我们说:“为人师不在高,有德有才则行。”同时,他也告诉我们,在他的眼里,每个学生都有值得老师欣赏的地方,就算是擅长于为别人取绰号的同学也是想象力丰富、聪明的学生,只是使劲的方向不对头而已。在他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两字,只有“欣赏”,是他教会了我们就算身处逆境,也不要丢掉欣赏自己的那颗心。

  记得那年的初冬,下午放学后,我独自一人在学校操场的大树下徘徊了许久,辜老师悄悄地走到我的身后,对我说:“一个人在这背诵课文吗?要不要老师帮你听听!”当时的我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将手心的试卷握得更紧,(我本想将这一张试卷埋在大树下,因为数学科任要求家长在试卷上签名,而我考得太差,想逃避父亲的棍棒教育)“有同学欺负你了?”我再次将手心的试卷握得更紧,几乎捏出了汗,细心的老师发现了我紧握着的右手,“能让我看看你手中的宝贝吗?”老师慈祥的笑容终于使我不再畏缩,我突然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不加思索地说:“我的数学试卷能不能不要家长的签名,请您让数学老师别罚我行吗?”老师笑了,他摩平了被我揉皱的试卷,那个又红又大的“37”的数字印入了他的眼帘,他认真地看了一遍试卷,对我说:“看来你从三年级就将数学科落下了,因为这道题——‘三角形有多少条边?’你答错了!基础不扎实。不过你要相信自己,你的语文科能学得那么出色,数学科肯定也能学好的。”老师思索了片刻后,认真地对我说:“我们作个约定吧,让老师当你这个学期的临时家长,为你的数学试卷签名,也当你一个学期的业余数学老师,将你落下的功课补上来吧,如果这一学期后,你依然跨不过及格的坎,那我们就取消这个约定吧!”我当时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真的吗?不过第二天,老师的办公桌上就多了许多本数学课本,我一放学就到他那儿学习数学,他特许我可以不用完成语文科的课外作业,将大部分的时间用于学习数学科。两个月后,我已将落下的功课都补上来了,期末考时,数学成绩是“97”分,数学科任觉得不可思议,而辜老师却说:在他的心里,我是满分的。其实在我的心里,辜老师是一个远远超出一百分的老师,所以从那时起,我便希望我也能做一名像辜老师一样的老师,给一个自卑的学生以强大的自尊,给学生以希望的力量。

  在辜老师的心里,他装着学生,爱着每一名他教过的学生,唯独装不下自己。记得那年的盛夏,高温包裹着我们,我们学校的毕业班在夜里还得继续补课,(因为当年的升中考是“择优录取”,为了争取考入镇的重点中学的名额,各校都在忙着补夜课),在夜里,蚊子聚集在那间蒸笼似的教室里享受着它的丰盛夜宵,唯一的一台电风扇还像个年迈的老人,边走边呻吟,我们有时也趁老师板书的间隙“手忙脚乱”地扇扇风,赶赶蚊子,可老师却依旧站在讲台上,抑扬顿挫地讲解着知识,许多的时候,白衬衣被汗水浸湿了,紧紧地贴在后背。过几天,为了驱赶蚊子,老师买了蚊香,蚊子是赶跑了,可老师讲课时常伴随着咳嗽声,让我们看着心疼,最后全班“抗议”不再点蚊香上课了。

  当年夜里补课到十点才结束,这时同学们都成群结伴地回家了,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小跑回家(因为没有同学和我同路)。有一天,补课结束后,天又下起了雨,我刚一跑出校门就摔了一跤,鞋带也断了,一赌气就在原地坐着,过了一会儿,从身后射进了一束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我一回头,原来是老师,他一只手拿着手电筒,一只手里还提着他的拖鞋。他将拖鞋放下让我穿上,生气地说:“这样的天,没雨伞,就想冲回家,哪像一个女孩子。如果不是同学告诉我,都不知你呆会还将摔几个跟头。”从那以后,不管雨天还是晴天,老师都和我一同回家,他说我们是同路的,我也一直信以为真,直到毕业后,我同几个同学去他家做客时,才知道我被老师骗了,其实每一次他送我回家后还得原路返回。

  “选择所爱,爱所选择”,是老师的爱使我爱上了教师这一职业,选择当一名教师,并为这个钟爱的选择而欣喜地付出我的爱。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