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我这一辈子有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

作者:读报 时间:21-10-10 字体:  标签:钱学森 激动 阅读:

钱学森:我这一辈子有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

  钱学森是我国著名科学家,2009年10月31日上午,钱学森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98岁,不少人在震惊之余也是悲从中来。在钱学森的葬礼上,三军仪仗队为其抬棺,棺椁被党旗覆盖,社会各界人士前来悼念,含泪送别“航天之父”!

  1

  1991年,钱学森获得了“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和“一级英雄模范”奖章。面对巨大的荣誉,钱学森获奖感言的第一句就让大家吃了一惊。他说:“今天,我不是很激动。”会场顿时鸦雀无声。钱学森接着说:“我这一辈子有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

  “我第一次激动是1955年向恩师冯·卡门辞行时,他很感慨地对我说:‘你现在在学术上已经超过我了。’听到他这样说,我激动极了。能在学术上超过这样一个世界著名的‘大权威’,证明我们中国人一点不比外国人笨。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激动。”

  这次辞行回国,钱学森争取了5年。新中国成立后,身在美国的钱学森筹划回国,但美国军方并不想放他走。美国海军部副部长甚至说:“一个钱学森抵得上5个海军陆战师。我宁可把这个家伙枪毙了,也不能放他回中国去!”1950年,钱学森被美国司法部非法拘留,被保释出狱后,又被软禁了5年。

  1955年,钱学森将一封信辗转寄回祖国,信中说自己“无一日、一时、一刻,不思归国参加伟大的建设高潮”。在中国政府的交涉下,1955年的今天,钱学森终于回到了祖国。他说:“我将竭尽努力,和中国人民一道建设自己的国家,让我的同胞过上有尊严幸福生活。”

  2

  钱学森的第二次激动是在1959年11月12日,“我被接纳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我激动得整夜睡不着觉!”钱学森的入党申请书简短,但字字铿锵:“我回国近三年来受到党的教育,使我体会到党的伟大,党为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这一目标的伟大。我愿为这一目标奋斗并忠诚于党的事业。”

  1956年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后,钱学森带领科研人员开始了艰难的创业和无畏的攀登。进行“东风—3号”全程试验时,国民经济十分困难,除了基本发射阵地、技术阵地等验收合格之外,通信指挥及配套工程都是十分简易,更不用说各种生活配套设施了。钱学森这样鼓舞大家:“同志们,我们是白手起家。创业是艰难的,困难很多,但我们绝不向困难低头……对待困难有一个办法,这就是‘认真’两字,只要认真,我们一定能克服困难,一定能完成党中央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

  在钱学森的具体领导下,1960年,我国第一枚导弹发射试验成功;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中国第一颗氢弹空爆试验成功;1970年,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由于钱学森的毅然回国,中国导弹、原子弹的研发,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

  笃学不负凌云志,报国常怀赤子心。钱学森的成就始终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钱学森的脉搏始终和民族前途一起跳动。他的爱国情怀和民族志气,鼓舞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自立自强、不断创新。

  3

  钱学森说,他的第三次激动是看到中央组织部把他和雷锋、焦裕禄、王进喜、史来贺一起,列为解放40年来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产党员优秀代表。他的激动不是因为个人的荣誉,而是因为得到了群众的认可。他曾说:“人民说我为国家、民族做了点事,就是最高奖赏!”

  钱老的一生,淡泊名利、大爱无私。他住了一辈子老房,一个公文包用了40年,捐出所有的奖金,从不要求生活待遇;他晚年坚持不题词、不写序、不参加评审鉴定、不出席应景活动、不兼荣誉性职务,先后捐出两笔100万港元的科学奖金,用于沙漠治理。对于成就,钱老始终十分谦虚:“导弹航天是成千上万人的事业,不是一两个人能搞成功的。一切成就归于党,归于集体,而我只是党领导下的这个集体中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五年归国路,十年两弹成。如今,故人化星,传奇永存。我们已抵达的和即将抵达的星辰大海,就是对他最好的告慰。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