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

作者:一念间 日期:22-04-14 字体:  阅读:

  老赵本来生活在农村,和老伴儿一起耕田种地,供儿子上学读书。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县城,娶妻生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孝顺的儿子不愿把父母留在农村,便把老赵两口子接到了县城。老伴儿帮忙照看孙子,每天乐呵呵地忙个不停,可苦了进城无事可做的老赵,一个偶然的机会,老赵看到招聘的信息,便报了名,成了“宽容小区”的警卫。

  宽容小区虽然不大,但地理位置不错,是典型的学区房,居民除部分回迁户外,大多是租房陪读的学生家长。也许是为了让小区的人能相互包容和睦相处吧,小区被赋予了“宽容”的名字。

  老赵为人随和,又乐于助人,闲暇时,小区的人都愿意来警卫室相互拉拉家常,聊聊天,很是热闹。

  警卫室后边不远处原有块空地,堆满了建楼时废弃的砖头瓦块和人们倒掉的垃圾,宽容小区还没有正式的物业,又没人愿意去清理,年长日久,垃圾堆附近便弥漫着难闻的气味,加上杂草丛生,越发显得荒芜。

  老赵是个勤快人,利用空闲时间,找来铁锹和推车,动手清理起来。

  小区的人们很是赞叹:“这老赵可真勤快,堆了几年的垃圾被彻底清理干净了”。

  “可不是吗?以前这一大堆垃圾,多影响形象啊,这回小区整洁多了”。

  “还是老赵人好,干这些活又不给另加工资,何况又不是人家分内之事”。人们夸奖着。

  得到大家的认可,老赵很开心。为防止反弹,便在这块空地上种了蔬菜,自己掏钱买来海棠和柿子树苗,在地边背阴处的角落各栽一颗,并起了个文雅的名字——“果蔬园”。

  有道是人勤地不懒,没过多久,“果蔬园”里便“热闹”起来,韭菜郁郁葱葱,微风吹过,象绿色的波浪此起彼伏;黄瓜顶花带刺,嫩嫩地,水灵灵地,令人馋涎欲滴;一串串朝天椒逐渐涨红了脸,傲然地挺立着,在绿叶的映衬下格外醒目。

  小区来来往往的人,经过“果蔬园”都不禁会夸上几句:“没看出来,这老赵,还是个种植能手呢”!

  “是啊,老赵真是个过日子的人”。

  “可不是吗,这菜侍奉的多好……”。

  老赵很大方,“果蔬园”长成的菜大都随手散给了小区的居民。

  随着岁月的更替,果树相继挂了果,一簇簇海棠果红黄相间,晶莹饱满,压弯了枝条;挂满枝头的柿子逐渐变红,象一个个火红的小灯笼,分外夺目。然而,这累累硕果却使有些人升起一种莫名地感觉。

  “小区的地真不错呀”,老马随手摘下一颗红红的海棠果,用手擦了擦,咬了一小口,有意无意地说。

  “是啊,这个小区的风水好,地也是个宝呢,有时间咱也种点啥”。老侯边说边从树上拧下一个通红的柿子,顺手塞进衣兜里。

  “为啥不栽苹果树呢?很好管理呢。”朱大妈提议到,“在我们老家几乎家家都有苹果树,结的果又大又甜,有时间回去拔棵树苗栽上”,见没人应声,朱大妈自言自语道。

  “这块地更适合种些白菜”杨大嫂试探着。

  “我家里还有白菜籽呢,给你取来,到时算我一份哟。”马大娘很是热情,颤巍巍地柱着拐杖应和着。

  看到有人支持,杨大嫂有了底气,在“果蔬园”里见缝插针地忙碌起来。

  很快,熊大爷的越冬萝卜、史大婶的梨树也迅速在“果蔬园”抢占了一席之地……

  在不知不觉中老赵种的蔬菜逐渐被替换掉了。有几次,为争一小块地,人们甚至吵红了脸。

  老赵很是失望,从此再也没去过“果蔬园”。

  而这似乎并没有停止的迹象,人们越发不淡定起来。

  “公家的地,被几个人瓜分了”,有人不满起来。

  “是啊,小区公共的地方,凭什么被他们抢占?”人们附和着。

  “要是没人管,我也占块儿去”,有人不冷不热的说。

  “地是大家的,收获也该归大家所有……”人们越发愤愤不平起来。

  矛盾终于不可避免地爆发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所有的蔬菜被偷偷摘光,树上的果实也被洗劫一空,有人甚至砍倒了果树,“果蔬园”变得一片狼藉。后来,又有人开始向里边乱扔东西了,没多久,这里再次变成了垃圾堆,更加地荒芜。

  “这太影响环境了,应该清理清理……”有人路过说。

  “是啊,真应该清理一下了……”人们附和着。

  “可不是吗,太影响环境了……”人们议论着。

  说归说,却没有人愿意去行动。

  和往常一样,“宽容”小区警卫室前依旧是人来人往,警卫室后不远处的垃圾堆仍然无人清理。

  也许,是有些人的心荒芜了,真地该清理一下了。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