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冬天说公道

作者:黄彭年 时间:21-11-17 字体:  标签:冬天 公道 阅读:

我为冬天说公道

  人们常用冰天雪地形容冬天,突显其对人类生存严酷的一面。不知道我们远古缺衣少食的先人们如何在山洞里度过寒冷的冬天,也许他们只能在温暖的地方生存,几万年前山洞里的北京猿人的存在说明中国的北方在远古时代是温暖的。在不算很远的五十年代,我是一名小学生,虽然已有棉衣棉鞋,但在四面透风的教室里还是寒冷难忍,我们总是带着一个小火盆上学,以麦壳花生壳为燃料,先在盆底点燃,然后以暗火燃烧,可延续很长时间,满足一天手脚取暖。几十年后的今天,普遍的供暖使我们免除了冬天酷寒之苦。

  科学技术的发展,生产力的提高,我们早已不像先人们那样受冬天的煎熬,风雪严寒还是带来种种不便。人们从不吝惜赞美春天:春暖花开,百花盛开;人们也不忘称颂夏天:芳草铺地,绿树成荫;人们口中笔下更会讴歌秋天:五谷丰收,五彩缤纷,但就是鮮见褒语形容冬天。要说有,莫过于伟人笔下把“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与“江山如此多娇”联系了起来。

  我要为冬天说公道!

  我要说,冬天和春天、夏天、秋天同时形成,平等存在。我们的家园地球的自转,和绕日的变距公转,使我们有了白天和黑夜,形成了春夏秋冬的四季变化,和南半球和北半球的四季轮换。自从造物主创建了我们赖以生存的美好家园,春夏秋冬的形成,热带、温带、寒带的区分取决于对太阳的位置,对太阳光的接受的程度。接受太阳辐射的差异产生了温度的差异,温度的差异又导致了大气的循环,洋流、风和雨,平衡着温度和植物生长必须的雨水,这些都是生物生存所必须的气候要素。

  我要说,春夏秋冬的四季轮换,热带、温带、寒带的气候差异,使我们的家园物种千变万化,使人类生活丰富多彩。对大多数植物,春夏秋冬就是它们生命的周期。从我们的祖先开启农耕时代,春种、夏长、秋实,是农作的季节,农作物从播种到收获的周期。当然也有耐寒庄稼,无惧严寒,如冬小麦,则是晚秋播种,来年夏天收获。动物们早在冬天到来之前准备了住所,洞穴、草窝,储备了越冬食物,或在洞穴中冬眠,御寒并减少体能的消耗。

  我要说,冬天平衡着自然界的物种。无数虫害耐不过寒冷的冬天,为来年的庄稼丰收打下了基础。冬天是土地休耕,为种植业持续发展提供了条件。历来冬天是农家休闲休整的季节,使人类有节奏的生活。冬天是默默无闻的为人类作出无与伦比的贡献。

  我要说,冬天保护着我们的家园免遭毁灭。要不是寒冷的冬天,两极的冰盖就会融化,海平面的大幅上升将淹没人类生存的无数城市和土地。现在全球的变暖已是全世界的共同的关注,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冬天对我们多么重要。

  冬天,使人类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北极圈内的雪橇出行,滑雪场上热闹繁忙,冰钓有着众多爱好者,冬季冰雪之旅更是新时尚。

  冬天有着与春夏秋不一样的气质,不一样的美。在雪山的脚下,从下向上看,四季景色尽现,人们最为赞叹的还是山顶银色的冬装。古来文人墨客咏冬多显悲情,柳宗元的一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流传千古,对景色的观感完全与心情有关。我喜欢春天,享受夏天,赞美秋天,我要为冬天说公道,难得赞语的冬天实际上为我们人类生存所必须,冬天同样是美丽的,可谓银花飘落枝头白,雪罩大地圣洁美。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