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在你背上,你带它出来流浪

作者:林特特 时间:21-11-14 字体:  标签:流浪 阅读:

老家在你背上,你带它出来流浪

  叔叔的老家是合肥。

  多年前,他因为个子高、篮球打得好,被部队相中,参军、上军校、提干、辗转西北,一辈子都没脱下军装。

  婶婶起初在合肥教书,生下堂妹后随军,把教鞭从一个学校挥向另一个学校。

  我对叔叔婶婶有印象,已经是上世纪80年代末。

  那时,他们4年才有一次探亲假,回来时,拎着大包小包,在火车站,奶奶恨不得抱着他们哭。

  我还记得那一回,叔叔说,在部队,交往最多的是安徽老乡;和他关系最好的战友,老家也在合肥,他们平时以兄弟相称,像亲戚般走动。过年过节,老乡们总要聚在一起,把酒言欢,有一次,他们不自觉地提到合肥风物,竟情不自禁地集体落泪。

  就是那一回,婶婶抱怨,西北的蔬菜没有合肥的好,面食也不怎么样。一到冬天,想到咸鸡、咸鸭,就馋得慌——西安街上没有人卖。婶婶说,她甚至学会了灌家乡风味的香肠。

  后来,只要有机会,家里人就给他们寄咸鸡、咸鸭。再后来,交通越来越便捷,只要有机会,他们就抽空回老家,从几年一次变成了一年几次。

  他们越来越眷恋老家,可我没想到,他们竟真的回了老家。等到他们买房、装修,重新置办起一个家,那年,堂妹正好大学毕业。叔叔婶婶动用了所有的社会关系为堂妹在合肥找了一份好工作。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说服堂妹一同回了合肥。

  堂妹不知道哪里是她的老家。

  她在西安长大,从小学到大学,所有的同学、朋友都在西安,她有限的人生经历和记忆都属于西安。

  堂妹的工作单位在合肥数一数二,她能力强,人缘不错,却总显得郁郁寡欢。家人给她介绍对象,她也表现得兴趣乏乏。有一回我发现她在复习考研,就随口问她,准备考哪里?她抬起头看看我,说:“还能考哪里,我只有这一个方式才能回西安。”

  西安已经没有亲人,可是一放假,妹妹还是会坐火车回西安。有时为了看同学,有时只是为了看看那个城市。她回合肥时,总要带回许多西安的土特产,她把送给同事的分成一份一份,还不忘给自己留一份,放在冰箱里,慢慢品尝。

  妹妹考研没过,工作却越来越出色,生活渐趋稳定,时间久了,尤其她交了男朋友后,家人都以为她对西安的念想已经作罢。

  妹妹的男朋友是她的中学校友,机缘巧合,他大学毕业后,也和妹妹一样在合肥工作。他们在西安到合肥的火车上偶然重逢,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共同的经历,他们的感情突飞猛进,结婚了。

  妹妹很高兴,现在,她每个长假都要回西安。她有了正当的理由——去婆婆家。她每次回来还是会带许多土特产,分发给同事时,她笑容满面又理直气壮,她总是说:“别客气,从老家带来的。”

  国庆节,和堂妹、妹夫一起在KTV唱歌。妹夫把许巍的歌唱得出神入化。我们啧啧赞叹,他却对着屏幕一竖大拇指:许巍,我们西安的歌手!那天,我们喝了很多酒,分别时,妹夫含糊不清地说,今天真高兴,就像在西安。妹妹拍拍妹夫的手,对我叹了口气:我们说好了,要是生了孩子,就好好培养他,让他考西安的大学,让他回老家。

  年轻的时候,你总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被命运的手到处推,你离开了不想离开的人,告别了不想告别的城市,你身不由己。

  当你该完成的都完成,该交代的都交代,终于可以还自己一个心愿时,也许最想去安家的地方就是老家。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