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亲情 > 正文手机版

二姐夫,我心中的偶像

作者:九满 时间:21-06-09 字体:  标签:姐夫 偶像 阅读:

  在我们老家农村,我二姐夫还算得上是个人物,精明强干、能说会道、心肠特别热,一生好交好为,亲朋好友的人缘自然不错,朋友还特别的多;这一点对我影响特别大,可以说二姐夫是我的偶像,我对他是非常崇拜的。

  现实生活中,我是从来没有这样称呼我二姐夫的。当我知道他将成为我二姐夫的那一刻起,我就亲昵地叫他“发哥”,这样一叫就是四十多年。

  从我认识发哥的那个时候开始,在我的眼里,发哥特别的勤快,办事利索,未曾开口先带笑,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做什么像什么,为此,我母亲对他赞赏有加。俗话说:“女婿是娇客,重言重语说不得。”但对二姐夫来说,即使我母亲想说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小时候,我经常去二姐家,看望我那可爱的小外甥,当然,看望外甥也许只是我一个美丽的借口,内心里还是想去二姐家好吃几天。我一到二姐家,发哥的第一句话总是:“九满来了”。接着便开始张罗好吃的,一次不落,我劝他不必如此破费,可他总是不听,还这样回应我:“学校伙食差,来我这里不吃好点哪里能行!”我听了心里自然高兴。

  发哥年轻的时候好赌,结婚以后他把赌瘾给戒了。只有和我在一起时,他才会“重操旧业”,但他却总是故意输给我,无形之中他给我了不少零花线,加上发哥来我们家不会空手而来,不是提这个饼就是那个糕的,所以,我小的时候总是盼着发哥来我们家。

  发哥待人大方,对自己却很节俭,他和我二姐结婚都快四十年了,我还没有见他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他家里的家具和生活用品也十分简陋。但是,他一听说亲戚朋友有困难,就会尽心尽力去帮助,有时还四处借线去接济他人。

  我认识发哥以来,他就一直保持着乐观的情绪,我压根儿就没见过他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别看我发哥现在是满头银发,但是,我们一见面,他还是像年轻时那样乐呵呵的样子。

  小时候,最关心我学习成绩的自然是我母亲,其次就算发哥了,他为了掌握我的学习情况,我在地上玩,他就躺在我身边“耍”,有时找我打牌,有意或无意的套取我的学习成绩,他还经常给我介绍他们村子里学习成绩好的读书人的学习经验,说得最多的就是一个叫何健的,赞扬他怎样怎样会读书,如何如何地成绩好。真的没想到,我初中毕业后竟与何健同时考到省级重点中学--南县一中,

  从此,发哥更是常拿何健与我来作比较,当他从何健那里听到我的不利消息时,他就会想方设法鼓励我:一定要努力读书!

  在县城上学,吃住都在学校,生活费用一下子多了许多,大嫂大哥知道我的学费要兄弟们分摊之后,就打起了退堂鼓,引经据典地希望放弃求学回家务农,二嫂更是到我家来大发牢骚,让母亲苦不堪言。

  发哥知道后,坚持要让我继续上学:“九满会读书是我们兄弟姐妹的骄傲,让九满继续上学吧,至于费用,大家一起想办法!”由于发哥地振臂一呼,想叫我放弃上学的哥嫂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后来,母亲将发哥的豪言壮语告诉我的时候,不知怎的,泪水竟蒙住了我的双眼,我的喉头也有些哽噎,说不出一句感激的话来。

  接下来的日子,发哥说到做到,他用勤劳的双手和辛勤的汗水换来的钱,以最主动积极的态度支持我上学。

  记得离高考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我回家筹措生活费,母亲实在想不出办法来,便打发我去找发哥,发哥知道情况后,二话没说,把家里那头猪给卖了,筹集费用供我上学。

  那年高考,我以较好的成绩考入长沙一所理工学院,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想到自己没有辜负母亲和亲人的期望,成了我们生产队里第一个大学生,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当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发哥的时候,他表现出无法掩饰的喜悦,高兴地说:“这下真的好了!”

  我参加工作后,一年也就回乡一两次,每次见到发哥,他都希望我能多回去看看。如果我长时间没有回家,发哥就会主动打电话给我:“九满,妈老了,妈好想你回来,你就回来看看吧!”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发哥也是希望我回家的。我每次回到家,母亲的第一句话总是:“九满,快打电话给你发哥,他说九满回来,一定要过来和你说说话!”

  去年七月,当我把我从广州带回去的几包香烟拿给发哥时,他幸福地接过去,说:“唉!我们农民抽这种烟纯粹是糟蹋啊,我要发给我们村里的人,就说这是我小舅子从广州带回来的,你过得好,我当姐夫的脸上也有光啊!”言语之间充满着自豪。这就是我的二姐夫,时时处处想到的总是他人。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