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亲情 > 正文手机版

祖父的遗物

作者:一匹鱼 时间:21-02-08 字体:  标签:祖父 阅读:

  祖父就是从那次在牌桌上忽然咳出一口血开始变得虚弱老迈的。

  壮年时在码头扛货谋生的祖父,有着和铁身板匹配的烈脾性。据说,当年祖父未过门的妻子在新婚前夜投河自尽,自此全镇再无人给祖父说媒,祖母则因地主家庭出身而无人愿娶——就这样,一个坏脾气的小伙子,一个“黑身份”的大姑娘,将就着组成了一个家庭。

  除了利索地生了7个子女,祖父祖母在生活中摩擦不断,继而旷日持久地口角、冷战,再口角。祖父愤愤地灌下白酒,祖母气冲冲地搓洗衣物,彼此不停数落对方且顾影自怜,互相贬损、责骂、挖苦、讽刺,吵到子女们各自成家立业,吵到孙辈也已长大。

  父亲时常站在河沿,对着隔岸正在激辩的父母大喝:“吵了多少年啦!还吵什么啊!”20年后,我在同一个地点,对着吵兴勃然的祖父母大喝:“吵了多少年啦!还吵什么啊!”他们两个人从没吵出胜负来,我们两代人也没有劝架成功过。

  8年前的某天,一辈子抽烟、酗酒的祖父在牌桌上咳血,送进医院后,随即被医生判了“死缓”。未及一年,84岁的祖父就去世了。葬礼后照例是大扫除,祖母望着规整出来的祖父的一堆遗物,自言自语地感叹道:“原来一个人用过的东西有这么多,这么多……”

  那年春节,我和妻子坐在空荡荡的祖母家,习惯听见两个人争吵的我忽然对这样的静默有种失聪的错觉。

  这时,祖母指指挂在东墙上的祖父(少见略带笑意的)遗照,说:“你爷爷过去后,我反反复复地思量着他啊。”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