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作者:甘北 日期:22-11-10 字体:  阅读:

  20岁,霜糖初遇阿航。

  他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上,漫无目的地四处打量。远处的风景和近处的人,没有一处落在他眼底。可他自己成了一道风景,落在了霜糖眼底。

  霜糖这才明白汉语的博大精深。原来“怦然心动”,真的会“怦”地那么一下。

  从那一天起,少女有了秘密心事。她再没逃过那堂选修课,总是早早地来到教室,期待什么时候能再见他。可惜他好像很顽劣,整整一个学期,竟再也没有来过。她有点失落。

  直到考试那天,眼看老师就要迈进教室,一个冒失鬼突然闯入:“同学,一会儿能借我抄吗?”

  怦,怦,怦。

  21岁的霜糖,是全宇宙最幸福的人。她跟他换了情侣头像,改了情侣签名,还在上下九花了99块,买了一对情侣鞋。

  阿航最帅了。阿航最好笑了。阿航最孩子气了。她喜欢听他讲段子,明明老土得掉牙,可经他那么一讲,就是特别好笑。她还喜欢看他打篮球,那么多年轻的身影,没一个比他好看。

  22岁,大学毕业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这是书上文绉绉的说法。现实摆在眼前的,是无数的琐碎和争吵。霜糖说:“校园招聘都要结束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阿航说:“急有什么用?人家又看不上我。”霜糖说:“那你的答辩呢,答辩准备好了吗?”阿航两手一摔:“你好烦啊!”

  跟大多数情侣一样,这一年,他们见识了爱情最残忍的模样。霜糖厌恶阿航的逃避和懒惰。阿航呢,他不懂女孩子怎么这样,昨天还风花雪月,今天就要房要车。然而,他们还是相爱。

  23岁的霜糖,跟24岁的阿航,在这一年同居了。

  城中村,没有空调,热水供应时有时无,离上班的地方很远,坐公交要换乘两次。阿航说,等我们有钱了,换个好一点的房子。霜糖没有说话,不知从何时开始,她不再那么信任他了。他承诺带她回家,可一年又一年,总说时机还不成熟。他答应陪她逛街,可每一次刚出门,他就约了朋友打篮球。甚至加班回来的深夜,他答应过来接她,也总是食言。

  回家那段巷子很黑,头顶是交错的电线,脚底还有坑洼的水坑。她一个人走过许多遍,走得多了,心就一点一点地灰了。

  24岁,霜糖想结婚了。阿航说,好啊,那就结吧。他终于带她回了家,一个沿海的南方城市。

  那一天,霜糖开心极了,她兴奋地沿着海岸线,跑了一整个下午。直到潮水漫上了沙滩,她还在喋喋不休:我们先不要孩子了,还是养狗吧,狗比较好养……他突然打断她:我想等买了房再结婚……

  她愣了愣,海水就在那一刻翻卷上来,打湿了卷起的裤腿。“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她想告诉他,不重要的,这些都不重要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25岁,他依旧没有娶她。公司有个新项目,要外调人去南京,是个不错的晋升机会,阿航主动申请去了。他甚至没跟她商量。临走那天,霜糖去送阿航,离别的车站,她突然就崩溃了。

  她今年25岁了,没有房子,没有车子,住在需要换乘的城中村,只有一份经常加班到深夜的工作,还有一个即将要去外地工作两年的男朋友。一切都是彷徨,一切都是幻灭。

  26岁,他们争吵得格外凶。她说:“我今早出门,差点被车撞死了。”他说:“你跟我说这些干吗,谁叫你自己不小心?”她说:“你就不能关心关心我吗?”他沉默了好久:“算了,别哭了,我抱不到你。”

  男人一事无成的温柔最廉价,可有些一事无成的男人啊,连温柔都不愿意给。

  她都快忘了,自己当初怎么会爱上他。她每回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关于爱情的帖子,就要匿名回复一句:去你的爱情。

  27岁,他们终于分手了。如同往常一样,他们进行了第101次激烈的争吵。怨怼、辱骂、沉默,例行公事。只是这一次很默契,谁都没有再找谁。原来,肉体凡胎,真的会怕痛啊!那个陈年的伤疤,揭开了愈合,愈合了揭开,烂肉一刀一刀,剐了一遍又一遍,疼得钻心刺骨。

  真的疼怕了呀!

  28岁,霜糖换了一份工作。住得离公司近了点,工资也翻了一番。她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看电影。可老天偏偏要开玩笑似的,让她邂逅了另一个男人。他叫老徐,老倒不老,只是太普通了。普通的外貌,普通的家庭,普通的工作。普通到时光倒回8年,哪怕邂逅100次,她都不可能会爱上他。

  可是,28岁的霜糖,太渴望一个家了。她突然觉得,嫁给他也蛮好的。他会给她买温热的豆浆。他会来接送她上下班。他还会在她胃痛的清晨,亲自煲一锅小米粥。可是,她真的爱他吗?29岁的霜糖,时常在想这个问题。

  身边的朋友,几乎都在那两年分手,又都在那两年,找到了一个像老徐一样的他,平静地结婚,平静地生子。

  30岁这年,她要结婚了。就在婚礼前一个月,她见证了一场小生死。一个女人的孩子落水了,心地善良的老徐,竟二话不说跳下了河。她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怦,怦,怦。

  上一次这么紧张,是什么时候来着?短短的几分钟,她在脑海预演了一切。

  他上不来了怎么办?那一刻,她突然想到了死。她好像突然明白了,那是怎样一种感受——那女人的天塌了。最爱的人走了,就像天塌了呀!

  她觉得自己真傻啊,怎么会用了两年半,都看不清自己的心呢?乍见之欢是爱,久处不厌也是爱。爱变得成熟了,也温柔了,她竟差点没认出它来。

  谢天谢地,他没事。于是,他们有了一场婚姻,还有了一个孩子。31岁的霜糖,拥有了俗世的平凡幸福,一日三餐,一家三口。

  21岁的篮球场早拆了。23岁的窄巷子变成了摩天楼。24岁的星空和潮水,通通退去了呀。她无意听说过阿航的消息。他也结婚了,跟一个同乡的女孩,在那座沿海城市举办了婚礼。朋友害怕她难过,语气都特别小心,她却云淡风轻地说了句:“哦,是吗?那恭喜他呀!”

  20岁的霜糖,遇见了怦然心动。30岁的霜糖,遇见了漫长余生。余生是老徐,这不挺好吗?

  她如今听着他的呼噜声,总有一种安定的幸福感。

  他们有了一个家,还有了一个孩子。他会给她买玫瑰,还会把钱一点点地攒起来,把小房子换成大房子。他们安稳地生活,放心地发胖,慢条斯理地走过人生下半程。富贵贫穷,疾病健康,衰老、白头以及生死。他是她的夫。她是他的妻。

  她没有嫁给20岁最爱的人。但她嫁给了30岁、40岁、50岁……最爱的人。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