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爱情 > 正文手机版

孩子高考完了,咱们离婚吧

作者:刘娜 时间:18-07-09 字体:  标签:高考 离婚 阅读:

孩子高考完了,咱们离婚吧

  01

  今天,和往常并没有太多不同。

  你和玩了几十年的酒肉朋友,又聚到一起喝酒打牌吹牛。

  刚参加完高考的女儿,和小姐妹一起去看电影。

  端午节没有回来的儿子,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问我在忙些什么。

  我告诉他,又洗了一筐衣裳,又蒸了两笼包子,又打扫了一遍卫生,又给阳台上的10多盆花草,浇一些水添加一些有机肥。

  放下电话,我走到卧室里,拿出床头柜里早已写好的离婚协议,压到你的烟灰缸下面,然后拎着我打包的日常用品,锁好门窗离开了家。

  我要和你离婚了。

  在这个有点闷热的夏日午后,在这个平淡无奇的端午短假,在我们结婚21年的纪念日。

  为了这一天,我熬了整整20年。

  02

  走在家门口熟悉的路上,看着拉面馆里穿着背心,趿拉着拖鞋的外地老板,看着馄饨店里带着孩子,披头散发吃饭的寡妇邻居,看着跛着脚推着三轮车卖五颜六色香囊的隔壁大娘,我忽然有些难过。

  过去20年里,一成不变的他们,俨然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但我和你的婚姻,却无法在这一成不变中,坚持到我们都老的那一刻。

  认识你那年,我爹妈去世,投奔姨娘,寄人篱下,孤苦伶仃。

  你父亲早逝,和母亲相依为命,在姨丈的厂里当出纳。

  在家人的牵线下我们认识了。

  那时候,我不懂爱情是什么,婚姻又意味着什么。

  只是看你高高大大,和和气气,老老实实的,就想着能依靠一辈子。

  无知的我怎么能料到,婚姻一旦成为摆脱困境的手段,势必从天长地久的夙愿,沦为怨憎相会的局面。

  03

  20岁那年,我成了你的妻子,也成了你家的外人。

  你有一个要强的母亲,她因为有过太多不幸,便视周边所有人为敌人,只为把你保护起来。

  她看不得我受宠,见不得我好看,容不得我有片刻的休闲,甚至受不了我和你同床而眠。

  她期待自己遭受的苦难,在我身上重演一遍,所以用恶毒的语言和装疯的卖惨,一次次挑战我的底线,蹂躏我的尊严

  受她太多庇护,又默认她如此强悍的你,和她一起剥夺走我在这个家的话语权。

  那时,我以为自己是个没有退路的妻子,娘家不复存在,婆家犹如火坑,我不能后退,也不敢抗争,唯有忍受才能度过一生。

  但现在我明白了,忍气吞声只会带来更大的伤痛,因为男人成了躲在母亲翅膀下的懦弱懒虫,女人如若不逃走,就注定要凄惨一生。

  04

  21岁那年,我怀了咱们的第一个孩子。

  每天挺着大肚子去厂里上班。

  不管是大雨倾盆的雨天,还是小雪初降的冬天,都是一个人去一个人归。

  你哪怕不上班,也从来没有接送过我。

  我看着街头那些坐在丈夫自行车后面,亲昵而自然地揽着丈夫腰的女子,心里总会涌现出一丝羡慕。

  我一度也认为,你对我冷漠是我不够好。

  孩子出生后,几乎是在我身上长大的。

  从来不愿离开这个家半步的你母亲,这时候突然搬到你妹妹家一住几年。

  而烧个茶都差点引发火灾的你,除了添乱更是什么都不会干。

  我至今记得,把儿子捆在身后,在厨房烟熏火燎地做饭,在厕所深夜弯腰洗衣的情景。

  你每天要么喝得烂醉,要么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孩子哭得哇哇直叫,你从来都觉得和你无关。

  忙到崩溃、累到绝望时,我真想扔下孩子,和这个世界说声再见。

  也想带着他远走高飞,从此和你不再相见。

  但看到他那张酷似你也很随我的小脸,我觉得再苦再难,也不能让他像我这样,没有父母疼爱,一生凄苦孤单

  05

  25岁那年,我成了下岗工人。

  所幸孩子上了幼儿园。

  我在家附近的市场上,开了间成本很小的杂货店。

  你的母亲又回到这个家,你在她的保护下,除了上班吃饭,就和巷子里一同长大的哥们,整日打牌喝酒扯淡。

  我日益忙碌起来,小店生意逐渐好转,有时一天就能赚二三百元。

  店对面有个卖文具的湖北老乡,是个老实厚道的大龄青年。

  他经常帮我进货,有时也给我送饭,偶尔店门关晚了,会贴心地护送我到巷口边。

  他也曾含糊地向我表白:“你长得真是好看。要是有你这般的女人嫁给我,说什么我也不会让她作难。”

  没有被疼过的女人,受到一丁点关心就乱作一团。

  没有被爱过的女人,得到一丁点爱恋就谢地感天。

  我决定回家向你坦白,离开这没有半点温暖的婚姻。

  就在这时,我发现怀上了我们的女儿,她已经在我肚里存活60来天。

  我曾是苦命的孩子,孩子对于我来说大于天。

  我恳求那个男人放了我,因为我不能和孩子们失散。

  没几天他就关了店面,余生只在我梦中出现。

  直到多年后,我在孩子电脑上哭着看完《廊桥遗梦》,才知道自己就是弗朗西斯卡,而有些人一转身一辈子也不会相见。

  06

  30岁那年,我有了第一根白头发。

  此后,我的白头发就像额头的皱纹,势不可挡,汹涌地一再出现。

  好在,我已不再奢求爱,也从不看着镜子顾影自怜。

  那时,我最大的使命,就是把一双儿女养大成人。

  为了这个梦想,我宁愿倾尽所有,掏空一切,忍受这人世间的所有冰寒。

  你也下岗了,亲戚朋友曾给你介绍好几个工作。

  当保安你嫌无趣,送水工你嫌太苦,开货车你嫌太累,做保险你嫌丢人。

  你晃荡了一年又一年,期间,也干过两三个差事,每一个都超不过半年。

  后来,你索性什么都不再干,专职在邻居的茶馆里打牌。

  我劝你振作起来,不说为家里这一摊子的开支,就说为两个孩子做点榜样。

  一开始,你不以为然,你母亲骂我挣俩钱就嫌弃你不挣钱。

  后来,你一听就烦,动不动开始动手打我。

  我的心已死,我的身不能再伤。

  既然这些年,我们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那今后我也不必再把你当亲人看。

  是的,这世上最悲惨的婚姻,并不是爱着爱着就不爱了,而是明明两个人都活着,却假装对方已经死了。

  07

  35岁那年,我患了一场重病。

  因为日夜操劳,因为失眠多天,我下体不明原因地出血多日。

  我去医院检查,医生初步诊断为子宫癌。

  回到家中,我第一次哭得痛彻心扉。

  你母亲侮辱我,你漠视我,两个孩子为难我,小商小贩挤兑我,我都没有哭过。

  但一想到自己可能活不久了,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年,泪水就像从胸腔深处涌出的喷泉,撕心裂肺,源源不断。

  我不怕死,我怕死后,再也没有谁像我那样爱孩子。

  哭过后,我觉得要直面病患,再次一个人去了医院,做进一步的活检。

  谢天谢地,我没有患癌,我只是得了严重的子宫肌瘤,因为瘤体太大,需要摘除整个子宫。

  我关了门店,住进医院,你和母亲对我依旧不问不管。

  恰好两个孩子放了暑假,他俩成了医院里最小的陪护者。

  妹妹白天在这里逗我开心,人少时就趴在走廊里写作业。

  哥哥夜间拿着席片来陪护,有时也会抚摸着我几乎白完的头发说:“妈妈,等我们长大,你就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情。”

  病患是一场爱的教育,它让我和孩子们的心相互靠近,也让我惊讶地发现,孩子们原来比我想象的还要成熟勇敢

  08

  39岁那年,我终于不再受你母亲的掌控。

  她患上脑梗后,瘫痪了三年。

  她那么爱你,你却把她扔到床上,自己跑出去喝酒打牌。

  每一天,我从店里回来,都要给她翻身洗衣,擦屎刮尿。

  我知道,凭她以前对我的恶,我应该扔下她不管。

  但我做不到那样的报复,因为我没有父母,因为我还有儿女。

  我想让孩子们明白:一个人即便受过伤害,也要对他人心怀良善。

  这并非为彰显自己的高尚,而是为让这个家多些温暖。

  儿子考大学的前一个多月,你母亲平静地离开人间。

  而你在儿子考试的前一晚,还在茶馆打牌输钱。

  所幸的是,孩子们自幼独立又好学。

  我至今记得,儿子考试完后,那副青春逼人的样子多么自信满满:“妈,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

  后来,录取通知书下来,他果然考上了排名前十的重点大学。

  正是儿子的优秀和女儿的体贴,让我深深明白:虽然,我这一辈子没有为自己活过,但我用操劳和努力、平和与坚持,让两个孩子找到了自己的路。

  09

  43岁这年,女儿也参加了高考。

  在她参加高考前,我就把门店盘了出去。

  你输钱后总逼我要钱,质问我的钱都哪里去了。

  我没有告诉你,从俩孩子读小学开始,我就每个人给他们买了教育基金,一直缴到他们18岁。

  如今,我不再为他们的学费发愁,也不害怕你把钱都拿去输光。

  我大病一场后,也给自己买了份健康险,不想今后给两个孩子添麻烦。

  女儿参加高考后,我从她上扬的嘴角,就知道她一定考得不错。

  这孩子比她哥哥要聪慧许多,之前一直是重点班的前五名。

  虽然成绩和录取通知书都没有下来,我知道她一定能考上心仪的学校。

  这几天,我曾和她有过一次长谈,关于我和你的婚姻,关于我们家的命运

  她听后,哭了,抱着我说:“妈妈,谢谢你,一直留在我们身边,不管你怎么选择,我和哥哥都支持你。”

  正是这次谈话,修正了我的认知:此前的20多年,我一直认为自己在为孩子们而活。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是孩子们成就了今天的我。

  是他们给我力量,让我有胆量结束这早已死亡的婚姻。

  更是他们给我希望,让我明白,只有足够勇敢,生命可以从40岁开始。

  10

  今天,是我们结婚21周年的日子,也是我决定离开你的日子。

  你昨晚打牌没有回来,今天也不知道醉酒在何处。

  我们早已没有身体的亲密接触,也从来没有过心灵的相互慰藉。

  回首我们的过去,我亦有很多不足。

  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该为逃避凄苦的命运,仓促地步入婚姻嫁给你。

  为了这个幼稚而愚昧的决定,我用前半生的屈辱为此埋单。

  我也常常问自己:后悔吗?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说不后悔肯定是自欺欺人,说后悔对现在也没有用处。

  我想,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余生不再后悔,活成自己希望的模样。

  如今,孩子们都参加完高考,都长大成人,我觉得是时候离开你,是时候结束这段婚姻了。

  为了这一刻,我苦苦等了20年。

  这一次,不管你同意与否,我都会离开。

  一辈子并不长,余生我只想为自己而活,哪怕独身一人,哪怕孤苦终老,我也想感受自由的风,去看看远方的海。在没有争吵和指责,没有辱骂和殴打,没有纠缠和纷乱的空气里,张开双臂用力地拥抱一下自己,说一句:

  “前半生让你受苦了,后半生你要活得开心些。

  愿那些仍在婚姻中挣扎的女人,找到自己的路。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3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