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爱情 > 正文手机页面

结婚10年后,我不再羡慕任何人的婚姻

作者:李爱玲 时间:19-05-06 字体:  标签:结婚 婚姻 阅读:

结婚10年后,我不再羡慕任何人的婚姻

  01

  春节期间我去台湾旅行,在垦丁的三天,提前预定了一家开在森林公园里的民宿。

  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妻。老板阿本四十多岁,祖籍山东,老板娘Sandy,善良温婉,温柔得让人忽略年龄只想称她“女生”。

  那三天我们相处得特别开心。

  阿本帮我们规划游玩路线,Sandy为我们准备可口早餐,晚上男人们喝酒吹牛,我和Sandy聊天喂猫看星星。

  阿本的祖辈即在垦丁,他后来相继去了花莲高雄,做过生意,最后还是决定回到垦丁,盖了这栋两层小楼,绿化了2500坪的大院子,勤勤恳恳经营起民宿。

  他喜欢自嘲,说结婚是因为“喝醉酒被人得手”,开民宿是因为“在外面实在混不下去“。

  Sandy总是眉眼弯弯地笑着,不置可否。

  我特别喜欢Sandy这样的女人。虽然人到中年,身材微微发福,但她总是眼神清亮,和颜悦色,轻声细语,如春风化雨般温和包容。

  她教我认识血藤、莲雾树、檀香柏,教我分辨森林里捡来的5年和10年的鹿角,给我看农场里自种的有机蔬菜,还有被猴子啃过准备拿去喂猪的蔬果。

  这就是她生活

  民宿没有服务员,卫生都是她自己打扫。早上为客人准备早餐,打理花草。

盆景

  她把晾干了的长豆荚串起来做成风铃挂在莲雾树下,把海边捡来的贝壳漂流木做成盆景。

流浪猫

  她收留了4只流浪猫,其中一只跛脚一只独眼,每天给它们喂水喂饭。

  草坪不时飞来八哥和五色鸟,院子时有猴子野猪松鼠果子狸光顾,他们互不伤害,和谐共处。

  夏季陆蟹繁殖高峰,她会去做义工,协助维护交通,管理车辆礼让陆蟹先行。

  我和她聊起儿时看过的台剧《星星知我心》《八月桂花香》,她惊呼:“哇哦,你竟然也看过!”小女生情态毫无违和。

  我常想,是什么样的生活,才能让一个女人拥有这样的心性。

  澄明,纯粹,饱满,丰盛。

  是这风光旖旎与世无争的田园,还是相濡以沫怡然自洽的婚姻

  02

  旅行回来后,某天夜里,我忍不住对老公说:好羡慕Sandy的生活,好想开间那样的民宿。

  他笑:你确定?

  我俩确认了下眼神,心照不暄笑起来。

  人到中年,贵在自知。

  世外桃源的生活,那么容易的?

  要选址,要租房,要谈价,要签约。

  要从头设计,要装修改造。要考虑水电卫生餐饮环保。

  四季分明的北方,夏天旺季忙不过来,冬天淡季鬼影不见。

  要经营,要开支,要核算成本,要营销推广。要找厨师找保安,要招保洁服务员。

  干不了啊干不了……

  “光世外桃源去了,孩子不用上学?怎么往返?老人有个头疼脑热,怎么上医院?”

  我俩战友般频频点头,铁打的兄弟,难得的默契。

  基于这份共同的先见之明,塑料夫妻击掌相庆,果断开了一箱青啤,为没有误入歧途的中年干了一杯。

  羡慕完神仙眷侣,回来后俯首甘当市井夫妻。

  03

  其实哪来的神仙眷侣?

  在垦丁那几日,我从不问Sandy关于孩子老人教育医疗之类的话题,与眼前的天高海阔风轻云淡太违和,那个匣子一打开,背后大约都是一地鸡毛吧。

  我和老公也一样,出来浪,绝口不提陈芝麻烂谷子,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我们心照不暄同心同德地维护好场暂时的退场。

  在龙磐那天,我找了摄影师拍照。

  每次旅拍,男人都是活体道具。需要的时候摆Pose,不需要的时候拿衣服。

  刚拍了几张,暴雨倾盆。游客纷纷逃离,朋友儿子回到车里。

  我俩都没动,也没说话,就牵手站在大雨里。

  前方悬崖万丈,远处海天一色。

  乌云压顶之下,天地苍茫之间,我突然有一种开辟鸿蒙、地老天荒的感动

  风中雨中,多少岁月匆匆。

  20年信誓盟约,海枯石烂,就在这执手琳琅风雨之中,孤城万仞之上,旷达山海之巅的此刻,成为我们平静流年里的独家铭刻。

  感谢敬业的摄影师,冒死用唯一的衣服护住相机,为我留下这张终身记忆

  当我俩返回车上,儿子看着全身滴水的落汤鸡爹娘,一脸狐疑:“你俩去干嘛啊?”

  我俩都没回答,笑着在他两腮上各亲一口。

  04

  你有没有那种时刻?羡慕别人拥有的一切,以为自己若有这些,一切就好了。

  结婚十年之后我才真正肯定——其实都不会的。

  这世上,并没有多少真正值得羡慕的东西。尤其是,这场八千里路云和月,各自冷暖各自知的婚姻里。

  Sandy的唯美民居田园诗歌美好,我的百平蜗居市井烟火也不错。

  我们都是在自己的选择里修行。

  各有各的雨雪风霜,糟糕路况,一样接受漫长,负担代价,然后走向自我完满的平静流域。

  今年是我走入婚姻的第12个年头。而以上这些,是我在结婚十年后才真正感悟的。

  二十几岁,听闻哪个女友嫁了男人不靠谱,我即刻揭竿而起:“离啊,这种人不离等什么?”

  而今听八方故事,读血泪留言,我会先问她:“你想要什么呢?”

  结婚的,要忍受琐碎;不婚的,要忍受孤单

  霸道总裁要日理万机,隔壁老王会中年油腻。

  幸福根本不是“我怎么怎么样了才会好”或者“他如何如何我才能好”,而是放下对抗,丢掉执念,你想要的才能出现。

  一个姐姐曾经给我讲:

  某天她忙到夜里九点才下班,被客户折磨烦躁不已,又想到天天悠然自得岁月静好的老公,她怒火中烧,脚踩风火轮,憋着一口气,打算回家找茬大战,发泄怒怨。

  而进家门那一刻发现,家中窗明几净,阳台扶椅摇曳,天阶月色如水,男人泡好正山小种,手搭轻软披肩,邀她入画。

  那一瞬,她的怒火如皮球泄气。

  举杯邀明月,对影谈古今。

  自那之后,终日靠咖绯续命的她,爱上了喝茶。每每夜深,二人阳台对饮,竟喝出“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之感。

  我竟听到感动。

  人类的终极宿命是孤独

  在科技昌明的当下,谁都有一万种方式取悦自己。我们却依然愿意,为这段亲密关系,与身畔之人,付出忍耐与磨合。

  谁不曾以为风景在别处,爱情在别处,生活在别处。

  时间终会让人懂得,风景、爱情、生活,皆是此时此刻,此生此路。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