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爱情 > 正文手机版

泰坦尼克号驶过爱你的天堂

作者:逆清和 时间:16-01-15 字体:  标签:天堂 阅读:

  小沈阳搭腔死亡震撼

  托闺蜜吕绿的福,那天她生日,听闻《泰坦尼克号》有了3D影片,便向丁沁提议一起去影院观看。

  电影很快开始,丁沁后排的交谈声,令她很是反感。

  丁沁只觉得前面是天堂,后边是狰狞的小鬼。电影结束了,丁沁起身时下意识地去看那只小鬼,听到一个女生感叹:“死亡原来是这么可怕、这么震撼的事……”

  丁沁注意到那男生个子很高,五官很深邃,有些像黄晓明。

  看着他牵着那名女生走了出来,丁沁抢在他前面伸出脚将他绊了一个踉跄。听到那女生焦急地喊:“牛安,你没事吧?”

  你的丝巾就当做我感谢你的礼物

  不过丁沁是有男朋友的,他是谭彻。那时候,丁沁才十岁。1998年4月,《泰坦尼克号》热映。

  时光如白驹过隙,谭彻始终守在她的身旁。

  吕绿羡慕极了,她说如果有一个男人能这样陪她成长,她立刻以身相许。她不懂丁沁在犹豫什么。有一天,丁沁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时,谭彻却病了。他开始记不得以前的事,他的记忆里只剩下了丁沁。甚至连回家的路都不太记得。这不,这天早晨,他和丁沁在菜场走丢了。

  正在她焦急万分之时,一个声音高喊:“嘿,你是不是丢了一个帅男生啊?”

  她惊喜地抬头,竟是牛安。丁沁一把拉过谭彻,轻声责怪他去哪里了。一旁的牛安笑:“没事,没缺胳膊少腿的。你瞧,怕他冷,我还把自己的丝巾给他围上。”

  她不由忍住笑:“谢谢你,真的很感激。”没想到他竟厚脸皮地问有什么实质性的表示没有,丁沁把丝巾从谭彻脖子上解下来绕在自己手腕上,恶作剧地晃了晃:“作为报答,你的丝巾就当做我感谢你的礼物吧。”然后在牛安的目瞪口呆下,丁沁满心舒爽地拉着谭彻离开。

  回到家,谭彻无缘无故和丁沁闹起了别扭,无奈之下她打了个电话给吕绿,让她赶过来照顾谭彻,便自己出来了。

  沿着方才的路,丁沁没想到牛安还在那儿,她走上前故作轻松:“怎么?你还等着我的表示呢?”

  丁沁表示她现在很不开心,牛安带着丁沁买了两个巧克力冰淇淋,一人一个,然后去K歌。

  他笑而不语,安静地听她唱起,一曲终了,她指着屏幕上的奢华的泰坦尼克号,回头对出神的他说:“怎么样?它很美吧?”

  没想到他语出惊人:“我送你一艘泰坦尼克号如何?”

  丁沁愣了,他的神情实在认真,令她着迷。半晌,她听到自己轻轻地回应:“好啊。”

  送你一艘不会沉没的秦坦尼克

  在和谭彻冷战的第三天,丁沁接到了牛安的短信:可以来取你的泰坦尼克号了,我马上就来接你。

  牛安不一会儿就到了,他载着她回了他家,那是一个有些旧的房子,房子是三层的。

  丁沁跟着他上了三楼,推开了一间房间。丁沁惊愕地发现里面放满了大大小小的模型。他真的没有食言,他果然送给了她一艘和电影里一模一样的泰坦尼克号,丁沁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听他轻轻地说道:“送你一艘不会沉没的泰坦尼克,如此可不必害怕夜长海深。”

  我想爱你,可我没有爱你的自由之身

  丁沁接到吕绿的电话,是一个陌生男人打来的,他自称是一家超市的工作人员,说吕绿喝醉了酒正对着他们门口的娃娃机发疯。

  丁沁赶到时,吕绿踉跄地站起,指着她哑着嗓子喊:“丁沁,你个大浑蛋!我喜欢谭彻五年了!你却一直都不珍惜。”丁沁试图拉她走却怎么也拉不走。无奈之下,丁沁喊来了牛安。两个人将吕绿带到了牛安家。

  牛安递给丁沁一杯牛奶,示意她上三楼的阳台坐坐。她问牛安,罗丝爱上杰克,到底对不对。

  牛安想了想说:“爱情,怎会有对错之分?”丁沁脱口而出:“那我想爱你,可以吗?”她不敢转头看他,只是死死地盯着天上的星星,等待他的回答。

  可是等来的,是楼下重重的“砰”的一声响。跑下楼,吕绿不见了,门敞开着。丁沁跑了出去,她很想爱牛安,可她背负着生病的谭彻。牛安告诉她,他是有女朋友的,他的女朋友是一个盲人,那天,丁沁在电影院初遇他的那时,他是在为他的女朋友同声讲述电影里播放的内容。她现在在医院里照顾着他的奶奶

  所以,事实就是:他们爱着对方,却不能爱,这便成了最残忍的擦身而过。最后丁沁说:“好吧,那明天,陪我约会一天。明天,我只有你,你只有我。”

  依稀记得你曾为我奋不顾身,如海鸥记得汪洋的美

  牛安租了一条小船,丁沁把泰坦尼克号放在船尾,说他们也来个泰坦尼克号之旅吧。

  当小船划过弯曲的河流,丁沁抬眼看到对街的寿司店,便说饿了,他应声说去买点吃的在船上野餐得了。突然,她看到拴在船尾的泰坦尼克号慢慢地脱离了绳子,开始顺着水流越漂越远,丁沁急了,伸手去抓,一个不小心失去平衡就掉进了水里。

  丁沁是不会游泳的。丁沁仿佛做了一个梦,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丁沁,你不可以死的,你知不知道?你如果死了,我该怎么办?”是谭彻。他的头包着厚厚的纱布,隐约沁出了血,站在一旁的吕绿对丁沁说是他救了她。丁沁诧异,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他救了自己?牛安呢……

  不是杰克遇上了罗丝,而是罗丝遇上了杰克

  “丁沁,你再也找不到他了。”吕绿说道。

  她不信,跑到牛安的家,推门一看,整个房间都空了,那本来放着泰坦尼克号放过惊喜的地方,现在躺着一张纸,用笔压着——

  丁沁,我的罗丝:

  我走了,勿找。

  因为我没有你想的那样爱你,我有一个她,你有一个他。我们的相遇,就当做……当做曾经存在过但还是沉没了的泰坦尼克号吧。我不会游泳,我怕死,我没办法对你奋不顾身,不是每一个罗丝,都能遇到杰克。但我仍然感激上天,让我遇到了你。

  多拙劣的告别,多拙劣的解释。丁沁苦笑,其实,不是杰克遇上了罗丝,而是罗丝遇上了杰克,在这条荒芜的人生路上,开出了极美艳丽的花。

  最后再补充一点不为人知的事实:

  其实谭彻根本就没有失去记忆,他是装的,牛安的出现,让他意识到自己就将要失去丁沁了。他找到了牛安,他希望牛安能离开丁沁,只要牛安离开,他就负责牛奶奶的医疗费。

  而所谓的盲人女朋友,只不过是牛安的雇主,牛安在她开的服装店打工。那天她想来看《泰坦尼克号》,希望牛安陪她一起去,当她的同声翻译机,她就给他三百元。

  显而易见地,爱情太梦幻,它终究是敌不过现实的。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