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

作者:尤今 时间:21-11-16 字体:  阅读:

  “结婚以后,我和性子严苛的婆婆同住。家中炊事,原是她一手包办的,可是,我一入门,她便绝迹厨房了。记得有一回,公公请了许多客人来吃饭,我在厨房忙着准备,她闲闲地坐在凳子上纳凉。我实在忙不过来,低声下气地央求她帮我剥一些蒜头,她却冷冷地应道,蒜头剥了,手指黏腻,很难清洗,你自己弄吧!”

  告诉我这一则陈年旧事的,是我的婆婆。

  此刻,她的面前,正高高地堆着蒜头。她一手执刀、一手拈着小小的蒜头,刀子轻轻一刮,手指速速一剥,薄薄的蒜衣,便徐徐掉落,露出蒜肉。她一边剥,一边把手指伸入桌上那碗清水里,嘴角含笑地说:“剥蒜头,可真的很黏手呢!”

  婆婆花了整整一个早上为我剥这两公斤蒜头,将它们搅成蒜泥,放在冰箱里,方便我随时取用。

  我的婆婆犹如一面筛子——她以宽阔如海的胸襟,把旧时代、旧家庭里那些不合理、不可取的传统一一筛掉,也把一般人性格里的污点、缺点、弱点全部筛走。

  留在筛子里的,是闪亮如黄金的特质,宽容、宽厚、宽大,和她相处的人,永远能宽心。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