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杂谈 > 正文手机版

罗老师的手

作者:佚名 时间:15-11-22 字体:  标签:老师 阅读:

  明天又是教师节了,如果说我还记得,也许全仰仗学校照例放学生一天的假,然后老师聚在一起听领导训话。领导艺术一点,骂人的话也许就会婉转一些。领导要是执意看不起我们这群站在最前线的人,骂起人来就更直白。老师们更觉得毫无意义,也许上一天的课更意思。或者说,宁肯过儿童节。毕竟没有人会站在台上骂孩子。他们都说,你们是祖国的花朵,是祖国的未来,将来要成为栋梁啊。是的,儿童就是祖国的未来。看着一个个孩子穿得像花儿一样,露着天真的笑脸,开心地蹦啊跳啊,我们也似乎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真的,好想回到我们那时。

  记不得这是第几个教师节了,从来不曾为它写过点什么。自己的学生也有当老师的,不曾了解过他们的心态,对这个节日有没有感觉。是不是记得我,在这个日子里是不是买了一束鲜花,但是忘了送给我。那是他们的事。在这个日子里,我也不曾买鲜花送给我的老师,虽然我总是记得他们。

  但明天,我真的想买束鲜花送给她——我的启蒙老师。但不会几十年前的那个春天一样,送了花儿给老师,却傻乎乎地说不出一句话来。然而人海茫茫,我又到哪儿去找她,把鲜花双手奉献给她呢?

  那时还没有教师节。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从来不曾在我的记忆里消失过。想起她就觉得温暖,觉得亲切。从我怀念她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写她。已经写过很多次了,学生时代的作文课写《我的老师》、《难忘的一个人》、《难忘的一件事》,翻过去复过来,都写她,都写那件事儿,总也不厌倦,似乎我脑子里就从来没有储存过别的事儿。

  现在想来,那不过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刚上小学时,教我们的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极瘦弱的,两条长辫子。那时我不知道什么叫好看,什么叫漂亮,也许她那样的就是好看漂亮吧。我们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跟着别人叫她罗老师。

  罗老师是怎样教我们的,教些什么,之前我全然不记得了。只记得就是那年,春天来了的时候,学校组织学生去春游。我像所有的同学一样开心。罗老师带着我们在一个山冈的草坪上做游戏。我们像一群放飞的鸟儿,在蓝天下快乐地飞翔;我们也像一群脱缰的马儿,在草坪上蹦啊跳啊,你追我赶,扑蝴蝶,捉蜻蜓,摘野花。

  玩得正开心的时候,像是故意的,我生病了。小时候,我总是这样,玩着玩着,一下就病了,常常吓坏很多人。好也是好得快的,睡上一觉,跟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似的,又蹦又跳。但这次生病,我是十分怀念的。

  那天,一直带我们做游戏的罗老师看我不如先前那样有精神,走过来,伸出她手,那是一双白析纤细的手。那双白晰纤细的手轻轻地摸着我的额头。就是那双纤细的手,我感觉到了她的温暖与爱。我用心地感受着那种温暖与爱,那一刻,我不曾记得她说了什么。罗老师的手离开了我的额头,那双手又迅速地解开外衣纽扣,然后脱下,铺在草坪上,小心地让我躺下,又脱下一件线衣为我盖上,说,乖,不要紧,睡上一觉就会好的。

  我躺下,很听话,很乖。而且在还留有罗老师体温的衣裳的包裹下很快地睡着了。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罗老师正望着我,满脸的微笑,满眼的温柔。她的手又轻轻的滑过我的额头,嘴里说,小病号,好了吧?又给我半个饼子,说同学们都吃了,是给我留的。

  我竟然傻傻地望着她一句话也没有。却在和她分道的时候把自己摘的那束野花给了她,还是没有一句话。

  从那以后,我看罗老师的眼神就变了,每天早早地到学校,只希望能看到她。我并不说话,目光却总是留在她身上。罗老师每次碰到我的目光时,总是那样微笑,像我在病中的那一次一样。有时她会走过来问,会读吗?我也只是点点头。我似乎总是在盼着生病,盼着罗老师用她纤细白晰的手温暖地抚摸我的额头。

  但是,罗老师离开我们后,我一次也没有病过。有一天,我也是很早就到学校。可我连罗老师的影子也没有看到。给我们上课的是一个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老师。我问她,我们的罗老师呢?她说,走啦!回家去了!

  那天,我在课桌上趴了一天。我真的病了!

  父亲把我接回家去,我哭,说罗老师走了。父亲说,她早晚是要走的,她是代课老师,刚刚高中毕业。

  我不懂父亲的话,问他,罗老师还会回来吗?父亲说,可能会,可能不会。我就记住了父亲前面那半句话,天天盼着,时时用自己的手摸摸额头,感觉凉凉的,没有罗老师手上的那种温暖。

  我终于没能盼到罗老师重新回到学校,后来听说她回农村种庄稼了。我又时时想象她手握锄头的样子。她的手能握住锄头吗?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体验一双像罗老师的手那样温暖地抚摸我的额头。

  母亲的手应该是像罗老师的手那样温暖的,我用一生去怀念那双温暖的美丽的手!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