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杂谈 > 正文手机版

黄老师的红巴掌

作者:筱扣扣 时间:18-11-24 字体:  标签:老师 阅读:

  很多年后,我也站在三尺讲台上,成了一名老师,课堂上,时常跟我的学生们讲起我的初中老师黄青松先生,我已有二十多年不曾见他。

  印象中的他,头发微卷,脸是圆的,隐隐透着红色,大眼浓眉,络腮胡,不胖不瘦,不高不矮,衣着干净朴素。他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气质让人肃然起敬。

  他教我们英语。进入初中,英语刚刚启蒙,我对英语的悟性又实在不是太高,音标和单词已经让我焦头烂额——总记不住读音,它们的旁边跟着就有汉字作的批注(相信这样的事英语初学者都干过);对那些汉译英句子更是想破脑袋不明所以,于是试卷上的翻译题常常是遵循着中国人说话的习惯,显而易见,想要得到高分那是痴心妄想。偶尔一个及格分数能让我喜形于色好几天——我时常是在不及格的行列。

  那时英语课代表喜欢选择在全校做课间操的时候发放试卷,人人手里举着一张白纸,上面鲜红的分数于是格外显眼。同学们常常置做操的音乐不顾,勾了脑袋去看别人的分数,有时还趁人不备抢了试卷来看。我时常是收到试卷草草看看那个刺目的分数,然后把它们揉成一个团塞在口袋里,想扔又不敢,试卷评讲课上,没有试卷,黄老师是一定要批评的,何况,我怕他的巴掌。他那双厚实、通红,时常滴着汗珠的手——它们比戒尺管用很多,只要黄老师高高举起一个张开的巴掌,就如同举着一把尚方宝剑,威风凛凛,不可侵犯。

  极少见到他的笑容,他的严厉和认真让我们这群刚刚升入初中的学生很不适应。每天下午快放学的前20分钟左右,是我们最怕的节点,黄老师和他的英语书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他来教我们读音标、读单词、读句型、读课文,他认认真真地教,我们老老实实地读,他读一次,我们读两次,感觉没读准的音,他会再多教一次,直到我们的发音读准为止。有时遇到发音怪异的单词,我们会在底下忍不住笑,以为笑声掺在读书声里黄老师发现不了,可是哪怕再细微的声音,他都能敏锐地捕捉到,他也并不停下领读的节奏,锐利的目光却一定会朝着发出笑声的地方掷过去,与此同时加重领读的声音,直到那笑声停止跟上全班读书的步调为止。

  领读完他点名同学读,也许是我多次的低分引起了他的注意,每次点名单读,我是逃不掉的。他盯着书皱着眉头在我旁边站着,我瞟着他的红巴掌,磕磕巴巴地读着。读完,他总不忘加一句:你这个家伙,明天早上一定要背给我听,不然……。说着举起了他的红巴掌。我紧张地点头。之后他再点几个基础不好的同学读,读不准的指名英语成绩好的同学纠正,如此反复,确定我们都读通读准了之后,才下令放学。于是我们蜂拥而出,撒腿就跑,直到跑到操场上了,远离了黄老师的视线,才敢大声喘气,大声嬉闹,大声喊叫。

  每次回家做完作业,我不敢看电视不敢出门去玩,我得背单词、背句型、背课文,我担心第二天一早单词听写不过关,课文背不下来,黄老师的红巴掌就会落下来。

  我老老实实地背单词,嘴里念叨,手里笔不停,边念边划,用了这种笨方法,我记的单词越来越多;我勤勤恳恳地背句型,边背边在心里默想它的中文意思,用了这种笨方法,我掌握的句型越来越多;我本本分分地背课文,一句一句地记,一段一段地记,用了这种笨方法,最后终于能背完整篇文章。然而我还不放心,临睡前,一定要把书竖在床头,在心里默背,凡是遇到不流畅的地方,扭头看一眼书,再反复多背几遍,又从头再来,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很多时候,我背着背着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头一天晚上的单词、句型或课文再背一遍,背得熟练了,这才安心上学;若不熟练,在上学路上还要一边走一边念叨。靠着这样的笨方法,我苦苦学着英语,一点不敢懈怠。

  不管什么天气,英语朝读的早晨,黄老师总是早早站在教室门口,旁边总是站着一个被他抽中在背书的同学,黄老师总是一手拿着英语课本,侧着头弓着身子专注听他背书,一个错误的发音,一个漏掉的单词,一个颠倒的词序……他都能马上给你指出来,要你重新再背。记忆冬天的暖被窝是不能有一丝贪恋的,若想多磨蹭几分钟,黄老师的红巴掌立刻就会晃动在你眼前,马上就会拍掉你所有想偷懒赖床的念头,你立马就得翻身起床。那时候,我有多么怕黄老师的红巴掌,就有多么恨黄老师和他的红巴掌!

  一天,英语课上,黄老师正在讲着“havehas”句型,同学们都在认真做笔记,同桌瞅空捅了捅我,小声问:“还有几分钟下课?”我不敢立即作答,望向了黄老师,嗯,他正好在往黑板上板书。于是看了看表赶紧小声回答:“还有六分钟”。我至今都不明白黄老师怎么就知道我说话了,或许是他回过头来看到我还没来得及收回的嘴型?或许是他虽然背着我们在板书,听觉的细胞却在捕捉每一个格格不入的细微声音?总之,他板书完立即走到我面前来,厉声道:“你这个家伙,刚才在说什么?”我低下头,刘海垂到了桌面上,我恨不得整个人都能躲到刘海后面就好:“没说什么。”我的声音细得连自己都听不见,全班同学的目光都往我这边看,同时为我捏着一把汗,因为黄老师举起了他的红巴掌,滴着汗的红巴掌!我在心里喊:惨了,今天这一巴掌挨定了。“没说什么?笔记做了吗?给我看看。”依然凌厉的声音,红巴掌在我面前晃着。我屏住呼吸递过笔记本,他接过去看了看,红巴掌暂时消失。“笔记做得还可以,听懂了吗?”他再问,语调没那么严厉了。我点头。于是他说了一个“havehas”句型的句子要我翻译,同时又张开了他的红巴掌。我站起来,他的红巴掌几乎要挨到我的头发了。思索了一会,我流利地翻译出来。他说:“还行。”我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满意,让我坐下,回过头又不忘加一句:“以后注意点。”说着扬了扬他的红巴掌。我除了点头,同时还嘘了一口气。那以后,我上课听讲更加专注认真了。

  日子一天天过着,奇怪的,我对黄老师的怕和恨慢慢在消失,我敢跟他打招呼了,敢向他问好了;他会微笑着向我招手,还是那个红巴掌,奇怪的,我不再怕了。渐渐,我上课越来越自信了,英语考分越来越高了。终于有一天,黄老师让我加入了英语学习小组帮助那些英语基础不太好的同学。我知道,是黄老师的红巴掌一直在鞭策着我、督促着我,催我发奋,让我进步!

  我们的黄老师,他总是举起他的红巴掌,他总是在我们眼前晃着他的红巴掌,我们都怕他的红巴掌,可是他教了我们整整两年英语,从没见过他的红巴掌落下来。直到现在,他的红巴掌,还在我们深深的记忆里,那时候最怕的红巴掌,现在成了我们最怀念的红巴掌!

  黄老师,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您呢?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您的红巴掌呢?

  2018/11/24完稿 星期六00:23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2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