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现场

作者:九满 日期:22-04-15 字体:  阅读:

  前几天,接到老同学石喜红打来的电话,说是他儿子近日结婚,邀请我和妻子一起回老家见证他儿子的婚礼,我一听,当即就爽快地答应了。

  出发那天,天公作美,风和日丽,我带着夫人,就着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的芳香,踏着燕子北上的节奏,满怀期待的登上了回家的火车。一路上,手机响个不停,同学们一个劲的催促:“九满,到哪里了!”“九总,我到了!”看来,这帮家伙还没把我九满彻底忘记

  婚礼是在县城的兴禹国际大酒店举办的。

  我刚走下汽车,几个老同学就冲上来迎接我,老石边跑边热情地跟我打招呼:“九满到了,欢迎,欢迎!”今天的老石,穿着酒红色的夹克,头发油光发亮,亮色的胸花,一派喜庆的新形象、新面貌。

  一走进宴会大厅,古典的红色布满全场,金色作为搭配尽显璀璨华丽,在水晶灯的映射下,营造出一派欢乐祥和的氛围。一看到我进来,同学们纷纷起身嘘寒问暖,好家伙,他们在大厅的一角占了三桌,长沙的杨益云、蔡雪林,岳阳的熊志平,大通湖的唐建彬……大家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兴禹国际大酒店,一起为老石儿子的婚礼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上午十一时,随着气势昂扬的《婚礼进行曲》,新人在主持人的祝福声中,步入婚姻的殿堂。新郎一身笔挺的西装,风度翩翩,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光彩照人。主持人的风格稳重而不失幽默,在新郎新娘的配合下,把婚礼的氛围烘焙得浪漫温馨。

  我抬头望向喜庆热烈的宴会大厅,调整一下自己眼睛的聚焦,像魔术一样,“倏”一下,宴会大厅顿时往百步外退去、缩小、声音全灭,所有张开的嘴巴、圆瞪的眼睛、夸张的姿态、拍打桌子的扬起的手,一瞬间变成黑白默片中无声的慢动作,缓缓起,慢慢落……

  那年高考后,老石没能考上大学,他回到家乡河口,从底层的小商小贩做起,每天骑着单车,冒着酷暑严寒,穿行于田间地头收购苎麻、棉花,那些年,他吃够了前二十年没有吃过的苦,看遍了过去二十年没有看过的脸色。2001年,老石终于实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小目标”,创办了县恒顺祥纺织有限公司,凭着一股冲劲、闯劲,逐步建立起属于他自己的棉花加工“帝国”。

  创业的日子,他总是有接待不完的客户,应付不完的检查,想不完的事情……

  忙,忙死了!

  他,和他的同事们,所开的车,没有R挡,更缺空挡。

  今天,端坐在主宾席上的老石,依旧高大的身材,依旧黝黑的脸庞。这位曾叱咤风云的县恒顺祥纺织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CEO,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痕迹悄悄爬上了他的眼角,满头的青丝里也混进了几根白发,只有敏捷的步伐和干脆利落的处事风格方显河口汉子的雄风。

  此时此刻,宴会大厅一片嘈杂。能说他在跟五六百人在一起是一种放松吗?还是说,他的坐着,其实是奔波,他的热闹,其实是孤独。但是,一想到所有重要的亲戚、朋友都到了,已经断绝往来多年的老同学也闻讯赶来了。听着众人不断重复着的恭维的套话——再没有比这些话叫他更高兴的了,脸上始终洋溢着甜蜜的微笑

  当主持人宣布老石讲话时,全场都沸腾起来了,老石双手撑着凳子,慢慢地从主宾位上站起来,潇洒地向来宾挥了挥手,清了清嗓子,用他那地道的南县口音,渐渐地把婚礼的气氛推向高潮…… 

  在海浪一样的掌声中,我没有鼓掌。

  我低下头,眼泪,实在忍不住了!

  当“干杯”“干杯”的吆喝声和酒杯的碰撞声此起彼伏,老石便从凳子上站起来,带着儿子儿媳,捏着一个盛着红葡萄酒的高脚玻璃杯,文质彬彬地给每一位来宾敬酒道谢,我是了解老石的酒量的,便叫他少喝点,意思意思就行了,可老石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与激动,一口气喝了七八杯,尔后,他倒了一满杯红酒,兴致勃勃地走到我们这一桌,“同学们,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只见老石头一仰,咕噜,亮亮杯底,抹抹嘴角,漂亮!

  我参加工作三十多年了,大大小小的聚会参加了不少,但是,没有一次像今天参加老石儿子的婚礼这么开心,这么洒脱,这么忘情。这里没有炫耀装逼,只有亲和的脸庞,淳朴的乡音,欢乐的场景。我相信:老石儿子的婚礼必将成为我今后能够回味的幸福时光,一定会成为我以后醉美的回忆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