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友情 > 正文手机版

卖红薯

作者:千海江 时间:21-01-25 字体:  阅读:

  数九寒天,年末岁尾。

  根据单位“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的工作要求,疫情防控期间不需要和“亲戚”见面,只要在线上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就可以了。

  一天下午下班,我同“民族团结一家亲”结亲对象,广东庄子村的回族村民陈志国微信视频联系。寒暄几句之后,陈志国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我问啥忙?你尽管说!他说:“能不能帮我家亲戚卖一下红薯?他家里面大概有两、三吨红薯。”

  我说干脆这样,我将你拉到我们小区的微信群里,你在群里喊一下,看有没有人要,我因被抽调疫情防控中心工作不久,工作的确是忙。

  在说这些话时,我心里的确有点推脱的意思,心想每天工作这么忙,哪有闲时间张罗这事儿?但陈志国好像看出了我的意思,说话也不拐弯抹角,很直接,容不得我考虑地说,还是你在群里吆喝一下吧!

  平时,只要有人求我帮忙,不管能否帮好?我都会尽自己所能去帮,很少会直接拒绝别人。当然,有人求助,说明自己还有点用处。既然人家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也就不好再推辞。于是,我答应说:“你先编个卖红薯的消息发给我!”也就一会儿功夫,陈志国就将其在手机上写的一个卖红薯的短消息发给了我,内容是:“我出售自己家种的西瓜红,红薯一公斤两元五角,一袋十公斤左右,有需要的联系。”

  可能是我对地产红薯不熟悉的原因。其实,人家陈志国写的是西瓜红红薯,没有错,无非是将西瓜红和红薯没有写到一块儿,我却以为是他写错了。

  我心里说,既然是卖红薯,怎么和西瓜扯上了?因此,我自作主张地将“西瓜红”三个字删掉,重新在手机上编辑了一条消息,内容是这样的:“本人广东庄村的民族团结一家亲亲戚陈治国出售自己家种的红薯,一公斤两元五角。一袋子十公斤,有需要的报名姓名,房号手机号,统计好后安排时间由陈志国统一送到新馨美寓小区门口,货到付款。”

  编好卖红薯的消息后,再配上陈治国发给我的那张“一堆红薯”照片,我发到了小区的微信群及微信朋友圈。不想此消息一出,竟然在小区微信群和朋友圈里引起短时的“轰动”。

  在小区微信群,第一个在我发卖红薯的消息后面,我爱人第一个接龙,接着就是群友一个又一个。从晚上九点多钟发消息到凌晨十二点,已接到了四十多人,按每袋十公斤计算,已有四百多公斤的红薯了。这时有人在群里问“是不是西瓜红薯?”我这才后悔将人家陈志国所发消息里的“西瓜红”三个字给删掉,怪自己对地产红薯知识的缺乏,好在爱人在微信里回复“是西瓜红!”

  在群里,有人看到红薯价格合适,又在别的微信群拉了两个点位买红薯的,一个是乌鲁木齐国际机场,另一个是安装公司。我实在顾不了那么多,就将卖红薯的,也就是陈志国亲戚的微信号推荐给了这两个点位,由他们自己相互联系。此刻,微信圈里,我在中心城区小区居住的朋友老王,也在其所居住小区微信群里接龙了五十多个买红薯的。

  在微信朋友圈里,对于要的太少,没有办法送到的,我都一一婉拒了。因为路途遥远,陈志国的亲戚是开辆小车送的,每次都拉不多,拉四百公斤红薯便将车轮胎给压扁了。

  因为我单位工作实在忙,小区微信群里第一次接龙所要的红薯,由爱人具体帮忙,待红薯送来后由她张罗分给大家。约好一天下午让陈志国的亲戚将红薯送过来。我特意提前一会儿下班,想和爱人,以及陈志国的亲戚一起将接龙的红薯分掉,不料当我给爱人打电话询问情况时,她电话说早早就被“瓜分”的一干二净。

  吃晚饭时,爱人从外面回来了,她一边吃饭一边给我说:“送红薯的是米泉的,叫啥名字我没有问,送来了五十多小袋,五百多公斤红薯,在小区门口分的,不一会儿就被抢光了。我打群里接龙留的电话号码,有的不在家,有的不接电话。分了四十多袋,剩余的让路过的买完了。小区外面天太冷,温度零下二十多度,打电话的时候手机被冻没电了,碳素笔也冻得写不出来了。没办法,又借了别人的手机,打电话让他们来拿红薯,在外面呆了一个多小时。”

  两天之后,我下班无意翻看手机上的微信,发现小区微信群里,网名“喝可乐的鱼”在@我说:“@千海江!你让大家团的红薯怎么没消息啦?都等着呢!你咋不说话啦?”

  我顿时有点懵了,那天不是刚送过吗?怎么会说我没有动静了呢?我开始埋怨起爱人了,问她是咋搞的?人家接龙的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一份红薯!爱人拿过来我的手机一看,说:“我不在这个群里呀!我怎么会知道这个群里也在接龙?”

  原来小区有几个微信群,另外的一个微信群也在接龙,且已接四十人了,怪我当时没有看,为此发生了误会。我赶忙在微信群里解释说:“我现在正在联系卖红薯的,卖红薯的说天气太冷,怕送过来冻坏!他说过几天再送一次!”爱人此时也替我在微信群里圆场:“千海江工作忙?我来帮他弄这个事情,红薯再送来我会提前给大家通知。红薯如果到了,我会在群里头喊,大家过来拿红薯,现在再来红薯改在三号楼地下车库出口处!”

  第二次送红薯时,我终于见到了陈志国的亲戚,是两口子,回族,年纪大概五十多岁左右的样子,面部透漏出被风吹日晒的黝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一点。两口子操着地道的新疆土话,话说的比较快,不仔细听,是不好听懂的,难怪爱人说直接打电话时听不懂他们在说啥,只有让他们在微信里留言,才能够听得懂。

  男的说不是本地人,是新疆吉木莎的,在米泉纸板厂承包土地种红薯,儿子在附近开了一个修车店。他说自己姓丁,姨夫是和陈志国一起玩大的,我这才知道了他们和陈志国之间的关系。我说既然认识了,以后就都是亲戚了,有啥需要帮忙尽管说。

  因为车小,第二次拉来的三十袋红薯,给微信群里的接龙者分的比较顺利,这次我在场,刚好那天我休息,开始爱人张罗,微信群里喊,打电话联系,送红薯的丁师傅的老伴儿用手机微信收款。爱人开车到学校接孩子放学了,我就负责张罗,仍然是由送红薯的丁师傅的老伴儿用手机微信收款。在没有人过来取红薯时,我就站在仍是十分冰冷的地下车库里和他们拉着家常。时间不长,三十袋红薯就被微信群里接龙的住户拿完了。

  岂料,仍有遗憾,原因是车太小,拉来的红薯还是不够分。

  回到家里,爱人说:“这次让送红薯的把车开进了小区的地下车库,这样红薯也不怕冻着,卖得比较顺利一些。就是有些人,在上班回不来!天黑了,送红薯的两口子走后,我就把余下没人取的红薯又转移到我的车上,等上班的下班回来以后给我打电话,我再下去到地下车库帮他们拿上。”

  爱人还说:“昨天有一个住户和我私聊,说也想吃红薯,让给她送十公斤,当时因为买红薯人多,红薯又不够分,拉红薯的车距离她住的楼又远,十公斤我又拿不动,我就说我们不送货!回头她又在微信里给我说身体不好,没有力气,家里就她一人,就想吃个红薯!我当时实在太忙了,也顾不上,然后我就在家里挑了一些好的不错的红薯,可能有个两、三公斤,我今早上给她送过去了,没有收一分钱,算是帮助人吧!”

  爱人说送红薯时和这位女住户闲聊了一会儿。女住户五十多岁的年纪,老公在公安系统工作,比较忙,几天才回家一次,孩子工作了也不在身边。她也就刚退休不久,就发现自己患了病,因为正在做治疗,身体比较虚弱。

  第三次,爱人又让丁师傅和老伴儿送来了三十袋。这次终于算是让在微信群参加接龙卖红薯都如愿以偿。

  爱人说:“第三次卖红薯更顺利,仍然是将红薯放到了小区的地下车库,参加买红薯接龙的住户一个个比较有次序地拿走了。多余出来的,我还是一样转移到车上,等到上班的晚上回来的时候,不管有多晚,只要一接到他们回来的电话,就到地下车库把红薯交给他们!”

  可以说,前两次帮助卖红薯,爱人都是利用下班儿时间,我第二次刚好在家休息,第三次是爱人在家正好休息的时间。总之,在帮丁师傅和老伴儿卖红薯上,爱人比我付出的时间显然要多。

  当然,我们也试图将这件事情办的完美,却并非如自己所愿。事后几天,有一老阿姨微信群里说红薯缺斤短两,用爱人的话来说可能最后这次是丁师傅和老伴儿往袋子里装红薯累了,没有装够,老阿姨她的那袋子红薯称后发现少了几百克,爱人说要将自家的红薯给她补上,给她送过去,但最终那老阿姨却没让补。还有,有一女住户微信群里反映说她买的那袋子红薯小,且被老鼠啃过,爱人也提出将家里的红薯给她更换一下,最终她也没有来。爱人说,人家没有来,是人家也知道我们是帮人卖红薯的,理解我们的辛苦,才没有来!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我和爱人,先后三次帮助陈志国的亲戚----丁师傅和老伴儿卖红薯,虽然过程中出现了些小纰漏,但我们觉得毕竟是为他人做好事,心里还是暖暖的。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