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友情 > 正文手机版

一位朋友

作者:镰湾河 时间:19-10-15 字体:  标签:朋友 阅读:

  我生性孤僻,所以至今也没能交上几个像样的朋友,他是其中一个。

  今年麦忙时,因为经历了婚姻上的变故,更为邂逅了一份不应有的感情而苦闷不已。于是我想到了逃,想逃离这个纷扰的世界,去找一处僻静的地方,静下心来理一理自己早已乱如麻的思绪。于是便想到了他,一个自然而然便能想到的朋友。

  他和我是同乡、同事外加多年来亲密无间的朋友。我人生中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那时候我们工作中相互鼓励,相互帮助;工作之余,又一起逛街、一起出游,一起倾诉心事,一起把酒言欢,现在想来仍是那么令人怀念。只是后来因为工作原因,我被调来黄岛,他却留在了青岛,而后又去了那个偏僻的小城,从此天各一方。再后来,都各自娶妻生子,婚姻生活中的琐碎迫使我们更少的联系,只是在闲暇之余,还能偶尔的问候那么一两句。

  接到我的电话,他显得异常兴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你快来吧!”他说,“这儿是董永的故乡,我带你去看看见证了牛郎和织女爱情的那棵老槐树。”爱情?呵呵!我怀疑当初七仙女和董永结合除了同情和敬佩之外,到底会有多少的爱情成分在里面。再说,我讨厌这个看似美丽实则伤人的字眼。也正是这个东西才“促成”了这次逃离,一场关于梦想与现实的逃离。

  从决定前往,到乘车上路,仅仅只用了半个小时。之间要咨询车次,回住处收拾行囊,再到打的去车站,一路上确似疲于奔命。

  车子在田野与村庄间穿梭,田里的麦子熟了,路两旁传来阵阵的麦香,还有那烈日烘烤下仍坚韧不屈的白杨树,让自己的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因为当一个人静下来,心也会跟着静下来,会不自觉的想起一些不愿想起的事情。譬如差距,梦想与现实间的差距。

  小城确实不大,而且很陈旧的样子,找不出半点朝气。车站仅是马路边一处很不起眼的空地,没有围墙,也没有硬化过的地面。车子随即开走了,撇下了风尘仆仆的我,以及被车子卷起的扬尘。感觉有些疲惫,但看到周围这个陌生的世界,又令自己倍感兴奋、新奇,有种想急着走进它,探寻它的冲动。电话打过去,他正在忙,让我在那里稍等或着直接打车过去。

  终于看到了那个货场,本来一条的路轨在那里延伸出若干条分支,便于车停靠装货。放眼望去,周围的一切都呈灰色,灰的铁路,灰的机车,周围灰的墙壁,就连路边的杂草也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的尘土。这一切很令人感觉压抑,压抑的让人窒息。我见他在机械上朝我憨憨地笑,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被晒得黝黑的脸庞上倒也是副灿烂的表情。

  好在工作很快就结束了,一起躲进屋里,洗了洗头和脸。便缠了他领我去这座小城里东游西逛了,临了自然也没忘了去看看那棵有着传奇色彩的老槐树。

  回程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出去找家馆子喝了很多酒,我本以为自己不爱喝酒的,原来是没找对能陪我一起喝酒的人,譬如他。席间,我们回忆起各自童年的往事,年少时的轻狂,以及那些共同走过的青葱岁月。岁月留痕,都刻在了我们脸上。

  从饭店出来,已进深夜,马路上看不到一个人,也见不到一辆车,昏暗的路灯下,树影婆娑,一切都如死一般地寂静。就在这个寂静的夜里,那条异乡空旷的大街上,我们漫无目的地游荡。一路上我们纵情地喊,尽情地笑,以及疯狂的奔跑,最后精疲力竭了又躺在马路上一起痛快的哭……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很早,见他正睡得香熟。怕伤别离,没叫醒他,一个人去了车站。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人生能得一这样知己,足矣!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