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虽短,情也相驻

作者:西域大漠 时间:21-11-06 字体:  标签:生命 阅读:

  我是铁路人,自从工作那天起就在铁路的沿线一个车站工作,直到退休也没有什么惊人的业绩,只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退休了在家带孙子也其乐融融,渐渐孙子长大了问我这问我那,让我给他讲我的故事。说什么讲什么呢?思来想去想起了一个让我刻骨铭心的事情,就当故事讲给孙子听。

  那是我在沿线车站遇到的一件事。在某年的一天,我在做接发车值班工作,按调度通知接一列开往内地方向的旅客列车,在本站停靠两分钟,我做好了一切接发车准备工作。这时呼啸而来的列车开过来了,按规定列车停靠人们匆匆上车下车,因人不多上下车的人看的都很清楚,时间到列车发车已走,我按规定回值班室。就在这时,看到一下车的中年男子无意识中踩到了在站内流窜的一只小狗,小狗被踩疼了叽、叽、叽地叫着,这时的中年人赶忙抱起小狗又是按摩又是揉捏,直到小狗舒服了这位中年男人才慢慢地放下小狗。看到小狗撒欢的跑去,他才输了口气走出车站。

  本是一件普通的事情,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至今难忘。这条小狗狗从那天与那位中年男人相遇后,例行公事一样每天都在站台卧在进出口一侧,一来车就目光炯炯有神地盯住上下车的人,没人注意它在等什么,可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小狗狗长成了大狗,我渐渐的发现它在这里已经十年了,也不知为什么再也没见到那位中年人。

  岁月如梭十年过去了,按狗的寿命十年计算,这条狗也命该终止了。一天的清晨有人既惊讶又平淡的说了一声:站内死了一条狗。我急忙出去观看,看完后我泪眼模糊。只看到:进出口一侧一条我熟悉的狗狗卧在那里,像一雕塑动物像,昂着头面视来车方向,眼里含着一种期望等待着,永远停止了呼吸。哎!没人记住这条狗,可我记住了这条狗在这个小站十年的影子。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