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

作者:匿名 日期:24-03-25 字体:  阅读:

  下午三点过后,大风就没有停过,小仔子感冒没胃口,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到晚上八点过就开始吵饿了,问了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最后说想吃烤火腿肠。因着下午休息的时候,出了汗,醒来便把自己和孩子都拾掇好了。想着天黑没人会看见,娘儿俩穿着大花睡衣袄子,就这样出了门,往烧烤店走去。

  烧烤店的老板娘,是一位近四十多岁的大姐,打从她在这小区开业,我就开始光顾,至今七年有余,得已混了个脸熟。看到我带着孩子过去,边打着招呼,边接过我手中的火腿肠,开始烤着。等待之余,笑问咋穿着这身特别的行头出门了。我自然以“懒得换”作为回答。

  待孩子接过烤好的东西,便牵着慢慢走回家。看了看身上的一套大花棉袄,配着运动鞋,着实有种滑稽的违和感,不由的自嘲的笑了笑。想起多年以前,一个故友对自己的评价:且俗且雅!现在想来,不得不说犀利。

  很少在傍晚之后出门,偶尔这样在黑夜里走着,迎面凉风阵阵,也觉得惬意。当然,得忽略这在狂风中迎面扑来的树叶。假如换上日常穿着,应该是幅凄凉又美丽的画面。

  我是喜欢黑夜的。像我这种平日里只和别人扯嘴皮子,而不会谈及内心真实想法的人,和黑夜最是般配。天空明月高挂,躲藏在阴影里的,连影子都看不见的那个,才是最真实的面容。

  回到家,一个人走到客厅的窗台边。抬眼望去,楼下的树丛在风中东倒西歪,就像这繁杂的人生,随着岁月的风,在尘世中飘浮。所有的牵绊,也许只是那树下的三分薄土。

  轻倚窗台,任思绪融入黑夜,渐渐飘向远方。夜,沉默不语,却能容纳所有的心事。

评论
1位读者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