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梦

作者:吴宏娟 日期:11-17 字体:  阅读:

  凌晨五点,被一个温婉的梦扰醒,梦里被一个温润的人温暖,让我在尴尬与含蓄中感受到了温度与维护。

  梦里我们并肩走在一个学术研讨会的大厅走道上,我们话不多,但默契似乎又证明我们已经沟通了很多。我们走得很慢,似乎怕很快就把这走道走完了。

  我带着对老师尊重、对朋友的关心问你:“这次五一节回国了,国庆节还回来吗?”

  你说国外的工程差不多了,这次回来也正在向上面申请不再外派,申请回国工作,并叮嘱我说:“这事你知道就行了。”意思是不要对外声张!

  我说:“回国最好,不用常年在外漂泊。”我们默默的走着,心意却都在为你回国工作而思揣着。

  默默的看着同学们从身边走过,对于他们的回头我略显尴尬。当你我都以为所有的同学都已经走到了我们的前面,你突然在我右侧额头轻轻一啄,我瞬间惊讶的侧头看着你,惊讶于我们努力保持着的二十七八年的师生情被打破。但又瞬间恢复了平静,因为一切似乎又属于情感与情理之中,能努力克制二十多年互不说破的感情,这突然的表达也不应该令人意外!而你的脸上充满了从容与坚定,目视前方,不乱不慌,似乎这一小啄本就是顺理成章。你给了我信心、给了我力量!我像只温顺的小绵羊,轻轻把头靠在你左边的肩膀,但很快又担心同学们看到不好,很快又回复原位,保持并肩同行的状态。动作很短,思绪却很长,前后不足一分钟的小动作,却把情感深深地烙于心上。不料一切都被身后的几个同学看在眼里!

  走进学术讲堂,你落座于老师区域的座位,我扎堆于学生区域的找座位。结果我将本已坐好的座位让给一位年长的长者后,就再也找不到空隙落座。此时,一位余姓的男同学走到我面前意味深长的提醒我说:“他在西方,你在东方!”我明白他的意思是你在国外,而我在国内,这样的开始也许只会是一个无疾而终的结果。原来刚才的小动作也被这个同学看到了!

  听了同学的话,我陷入了沉思,他的话不无道理!此时,听到话筒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讲着研讨会即将开始。没等我回过神来,却又听到你的声音,你严厉中带着维护的说:“我们在场的同学还有一些没找到座位”说着将眼神投向我,并接着说:“这些同学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别人,难道我们的研讨会就让这些同学在坐立不安中度过吗?”话语一出,整个讲堂里齐刷刷的眼神投向我,瞬间我尴尬涌上全身,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起来。也许是自己做贼心虚,对刚才的小动作还在回味与思揣之中。此时你又示意我坐到你身旁的空位上去,主持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也并不反对我坐过去。而我的脚却像灌了铅一样,一动不能动,一面感受着你的维护与温暖,一面又尴尬极致,一心只想和你赶快离开,避开这个场合、避开这么多人得目光。

  尴尬之中清梦已醒,回味着梦境,很多举动突破了现实中我们的性格,这也许是我对现实的反叛。而梦里亲近的小动作,又似乎是对现实中遗憾的弥补,让二十多年来这种从不言破的情感得到了释放与体现。梦里的尴尬,也估计是我内心之中还是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和外界的评判。但不得不说,在梦里,我不再像生活中那样剑拔弩张,而是温顺柔和;在梦里,我不再是个顶天立地、撑这撑那的大女人,而是也需要关心、呵护,也需要找个肩膀靠一靠的小女人;在梦里,我不再像现实中那样综合考虑、综合平衡、委屈自己而保全大局的违心,而是纯纯粹粹随心所动、纯纯粹粹的情感的表达与舒缓!虽然只是清梦一场,却如淋甘露般清爽,耐人寻味!

  2023.5.27 凌晨5点

评论
0位读者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