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童年

作者:刘贺怡 日期:22-05-13 字体:  标签:童年 阅读:

  童年的记忆早已在时光的雕刻中变得面目全非,星星点点散落在故乡的云朵里,在某个深夜划过窗边,开出一朵五彩斑斓的流星。

  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幸运的人一生都在回忆童年。我的童年生活虽然早已离我远去好多年,但是如今回头想来依然良多趣味,故乡童年的记忆或许从东边的那湾堰塘讲起,乡间多堰塘,我们老家的那口堰塘不大不小,不方不正,波光潋滟,水质清澈,漫步乡间,如今还能看到还有一些老人席地而坐,拿着自制的鱼竿一坐就是一下午,好似闭目养神,怡然自得,又或是互相闲聊,消磨时光,看着这一幕,我那童年的记忆就涌上心头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印象中小时候夏天的太阳总是更炽热一点,经过一中午的烘烤,那条通往堰塘的土路似乎都要炸裂开,我们一群人趁着大人都在午睡,便不约而同的赤脚穿过那片树林向堰塘奔去,脚被地面烫的发热也丝毫不影响我们出去摸鱼的激动心情,那时堰塘的水并不深,即使大人们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去河边,但我们依然偷偷的下河去,只为能有惊喜的发现。当然如果被父母发现,免不了一顿挨打,但是相比能够得到几只小鱼,这又算得上什么呢?

  过年的时候,堰塘的水要是被抽干,就会有许多鱼漂浮在沼泽地里,我们便穿着大胶鞋去帮大人捞鱼,那些鱼儿似乎用尽全力翻滚,但依然逃不出我们的魔爪,一个激灵,我们就抓住了鱼尾巴,不多一会,就能装满整整一筐,岸上有小孩观看,河里有人抓鱼,此起彼伏的欢笑声,甚是热闹。除了摸鱼,夏季的堰塘还会长出荷花,天气晴朗时,一个个笔直的挺立在淤泥里,一大片一大片碧绿里透出点点红莲,颇有君子端庄之态。若是微风拂过,下了一些雨,他们尽在风雨作摇摆飘荡之态,也有几分花中仙子的味道。

  堰塘的鱼和花点缀着故乡的大地,也丰富着我的童年生活,堰塘的一颦一笑,一静一动都让我魂牵梦绕,是我记忆里不能抹去的一份流光色彩。

  我们小时候网络并不发达,也没有那么多的手机游戏供我们选择,我还依稀记得家里最早买了一台彩色电视机,我们就将它放在堂屋的橱柜上,为了体现它的地位尊贵,母亲还专门缝制了一个电视机的布罩,一方面可以少落一点灰,另外还能让电视机增添一点美感,遮住电视机后面的凸出来的大疙瘩,后来有了天线,我总是第一个爬到楼顶上去转动天线,母亲在下面看电视是否可以接收到频道,我在上面吱扭吱扭的转动,任凭我和母亲隔着一层楼呼喊,也总害怕错过些什么,因为一不小心可能某个台就闪过去了。印象中冬日寒气逼人,屋里放上一些火堆,电视机里播放着封神榜的画面,一家人在这无聊的时刻,还能有电视打发时光,这大约就是家人闲坐,灯火可亲最经典的场面了。

  再后来,我又长大了一些,除了天线之外,出现了一种叫做“闭路”的东西,可以收到好多省级卫视,播放的电视剧更多样化了,可是因为“闭路”一年还要交些费用,我们家就没有安装,每到中午放学,母亲做好了饭,我端着饭就跑到隔壁邻居家,不为别的就只为每天中午都能看《家有儿女》和《快乐星球》这两部电视剧,那个时候别提我有多羡慕刘星一家和快乐星球的小伙伴了,他们总有那么多神奇魔法和许多好吃的。总觉得吃着饭看他们的电视剧,饭都香了不少。

  现在各大视频平台以及自媒体的迅速发展,电视这一信息传播的主要媒介也在慢慢的退出历史舞台,伴随着电视消逝的还有我们那慌张又可爱的童年,现在看再有意思的电视剧或许都比不上那个时候那种单纯的快乐了吧。

  我们家的旁边有一颗歪脖树,我记不清那颗树到底承载了多少童年的欢笑,我们用各种姿势攀爬,你追我赶,相互在树上摆姿势,更有甚时还能发现一些鸟窝,一根根短小的树枝摆放的整整齐齐,那就是鸟儿筑的巢,爬上去后屏气凝神,我们不敢惊动梦中的鸟儿,只能等它醒来唱着美丽的歌谣,我们再一跃而下,就像模仿鸟儿飞舞一样,幻想自己具备孙悟空飞行的魔力。

  在我们家的后院,有一块大空地,它的土名叫做“场”,小麦收割回来后,需要用板车拉到小场里,摊开后或者用拖拉机,或者用毛驴套着石头碾子来回压,把麦粒从麦穗上脱下来,这里面不是净麦子,有麦糠和麦秸,跟麦子混合在一起的。于是,就有了下一道工序:扬场,当然扬场的时候,还需要点风,将麦子里的杂物给筛选出来,站在麦子堆前,一下一下的将麦子扬起来,风会吹走麦糠和麦秸,麦子会落下来掉在脚边。大人干这活,我们也能在旁边玩耍,这些记忆都不知何时消退在了历史的舞台上。

  昨日,楼下有几个小朋友在玩一种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游戏,只见她们几个给自己起一些水果的名字:你叫苹果,我叫草莓,她叫菠萝,安排好后,其中一个就开始围着其他几个孩子跑,当这个孩子快要追上其中一个时,那个被追的小孩就立马站好,报上自己水果名字,来回追了几次后,其中一个小女孩摔倒了,他们便一群人跑上前去嘘寒问暖,一个小女孩说:“草莓摔倒了,我们快扶她起来。”另外的小女孩说:“草莓摔倒了,我也想摔倒!”看到这一幕,竟有些好笑,但还有些感动,童年或许就是无知中透露出可爱,天真中透露出幼稚。我的童年游戏是什么呢?是琉璃珠,是用土在地上画的四格棋盘,还是捉迷藏,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对这种幼稚的把戏不屑一顾抛之脑后了呢?我惊醒:“原来不是童年远离了我,是我渐渐的丢失了童心,那些有意思的记忆也越来越被所谓的成熟裹挟着被推着没有目的向前去。”

  童年的岁月或许依然还在我的记忆深处躲藏着,在某个深夜或许还能发出点光芒,告诉我,不必事事成熟,你可以梦归童年,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但总归,我再也回不去我的童年了。

  作者简介:刘贺怡,平凡的语文教师,坚信文字有力量,努力生活,拥抱变化。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