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笋人

作者:明前茶 时间:21-09-23 字体:  阅读:

  正月一过,60岁的农妇祁妈妈迎来了忙碌的季节——安吉县承包竹园的人家,都会雇佣她这种有经验的挖笋人。

  祁妈妈是这一带的“春笋猎手”。她只要攀上山腰,抬眼四面望望,见竹叶浓绿、略带黄点,就知道这片竹园中必定孕育着大量春竹;她只要进得竹林,探看竹竿上是否有粉霜感、竹节的长短与颜色,就知道每一根祖母级的竹子,是怎样顺着竹鞭,繁衍出子孙后代的。而顺着竹鞭延伸的方向,表层泥土被拱裂处,以手抚土,就可以摸到跃跃欲试的笋尖。

  一到春天,祁妈妈就会进山挖笋。只见她熟练地在笋尖周围刨土挖掘,见到笋根后,一镢头下去,斩断笋根,提起一棵湿漉漉、毛茸茸的春笋放入背篓。接着,她会小心地回填泥土,将挖笋处用落叶盖好。这样,大雨就伤不到竹鞭和竹根了。

  祁妈妈曾给我念了几句找春笋的顺口溜:“高山笋不优,平地笋成竹,坡上出钩竿,坡下出良竹。”意思是竹林地势越高,大雨把腐殖土都冲走了,营养条件差,成竹率低,冒出头的笋应该挖去八九成;平地或山谷里,幼笋大多营养条件好,笔直粗壮,成竹率高,一般挖去五成也就够了。

  祁妈妈说,从前挖笋纯粹为了生计,如今她更为了来享受山间新鲜的空气,连玩带走,仿佛登山春游。她说,春天进山,在山道上常会遇见腰别竹篓的采茶女工。

  采茶与挖笋一样,其实也是贴补家用的一种有趣活动,可以让婆婆奶奶们暂时从劳碌的家务事中摆脱出来。

  镇上有个农民活动中心,这天下午三点钟有一场公益活动,请来了一位出访过日本的非遗传承人,教前来参加活动的爹爹奶奶们,在平常吃饭的素瓷碟上,画寥寥几笔梅花雀鸟、竹叶兰草、南瓜花、小螳螂,晾干后再上釉烧制。

  祁妈妈告诉我,这两年,她在这个农民活动中心学习写春联、编中国结、扎制元宵灯笼、做蜡染布包、剪纸、编织蒲鞋,还习得许多与乡村生活完全无关的事:写诗、吹笛子、制作蕨叶标本、拍摄与剪辑小视频,还用山间的野花、野果插花。祁妈妈的儿子在山中开了一间民宿,祁妈妈出品的许多烂漫纯真的习作,都被儿子用来装饰了民宿的客房和餐厅。

  这次,祁妈妈在瓷盘上画了毛笋冒头的场景,还有一只被惊扰的竹鸡,从竹园的这一头蹿跳到那一头。指导老师对祁妈妈的悟性和大胆运笔惊讶不已,也赞叹不已。

  更令他惊讶与惊喜的是,活动结束后,农家爹爹与老妈妈们交了瓷盘,陆续往外走,祁妈妈却红着脸,硬要送给老师七棵竹笋。祁妈妈说:“回家马上剥壳切片,直接以鸡油煎熟,比什么都鲜。今天刨的笋,‘土魂’还在,市场上的都隔了夜,滋味就差上许多。”怕老师嫌弃这些笋没有市场上买的茁壮齐整,祁妈妈又解释说:“歪笋都是穿透山石障碍长出来的,您尝一口就知道,好不容易出土的鲜灵,那才是真鲜灵呢。”老师顿时就明白祁妈妈那幅充满灵气的“毛笋冒头”的画是怎么来的啦。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