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散文 > 正文手机版

月牙

作者:简媜 时间:21-05-08 字体:  阅读:

  山中若有眠,枕的是月。

  夜中若渴,饮的是银瓶泻浆。

  那晚,本要起身取水浇梦土,推门,却好似推开李白的房门,见他犹然举头望明月,一如时在长安。

  东面的廊壁上,走出我的身影,吓得我住步,怕只怕一脚跌落于漾漾天水!

  月如钩吗?钩不钩得起沉睡的盛唐?

  月如牙吗?吟不吟得出李白低头思故乡

  月如镰吗?割不割得断人间痴爱情肠?

  唉!

  月不曾瘦,瘦的是“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关雎情郎。

  月不曾灭,灭的是诸行无常。

  山中一片寂静,不该独醒。

  推门。

  若有眠,枕的是月。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