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散文 > 正文手机版

日子

作者:时光搁浅 时间:20-10-11 字体:  阅读:

日子

  一阵大雨把我从梦中叫醒,偶尔还夹杂着阵阵的雷声和泥土的腥味,在这秋夏暧昧不清的时节,能有这样一个阴凉的清晨,说不上是上天的眷顾,但确实是惬意、美好而幸运的。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日子就这样轮回着,不留任何余地地。

  对日子的理解还得从小时候说起。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浠水关口一个略显僻静的小村庄,有山,有水,有情,湾子不大,房屋稀疏,姓氏混杂,但乡风很好,没有姓氏欺视,没有祠堂庙宇,没有重男轻女,哇声、鸟声、笑声,还有鸡狗牛羊的叫声时刻在村头萦绕。那时我眼里的每一天都是新鲜的,快活的,充满期待的。

  八十年代初期,农村非常闭塞,大部分家庭没通电,没电灯,没电视,文化生活极度贫乏,唯一供村民娱乐的就是唱戏或放电影。只要附近哪个村子有活动,村民们都十里八里的赶来,象过节一样热闹,当然这种时候是少不了我们这些小毛头的。因为白天要忙着耕田种地,唱戏或放电影一般都选在晚上。大多数时候我妈会带我姐俩去赶场,虽然从小我胆小如鼠,最怕农村漆黑的夜和死般的静,但那时我比谁都勇敢,总是一个人走在前面带路,连蹦带跳的,感觉平时坑坑洼洼的路面平坦了很多,不那么容易摔跤了,天上星星和月亮也特别地亮,妈妈很漂亮,日子过得比蜜还甜。但有时候我妈不能去,可能是一个人忙里忙外实在太累了,当然当时并不理解。我还小,没我妈的陪护自然不让我去。这时候我总要纠缠我妈一阵子,我说我一个人去,不行,跟别人一起去,也不行,哀求,哭闹都没用,最后还得乖乖睡觉,这样的夜晚总觉得特别地黑,还很长很长,妈妈也没那么好看了。我问原因,我妈说,你太小,又是女孩子,等长大了就可以了。从那时起,我就扳着指头数日子,掂起脚尖够日子,好希望自己快些长大。

  日子这么数着够着就过来了,转眼我也长大了,家家通上了电,电视机有了,我也可以跟着大哥哥姐姐们出去玩了。电视虽然只有少数,要看还得凑到一起,黑白的,有的加个彩罩变成了彩电,信号要靠转动天线,效果要靠拿手拍,但至少可以给枯燥劳累的农民生活增添点乐趣,。我印象最深的不知是哪年夏天放《八仙过海》《射雕英雄传》《上海滩》,大家在田里忙着搞双抢,只要听到电视剧主题曲一响,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往起跑,集到队长家门前场子看电视,有座位,有茶水,更有温馨,那时的日子真的很简单,很满足,每个角落的空气都是清新的,每一寸土地都是肥硕的。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周而复始。几岁时,以为捉住了一只知了就拥有了整个夏天;十几岁时,以为碰到了喜欢的人就是遇见爱情;二十几岁时,以为该书毕业了就可以好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三十几岁时,以为努力了就可以得了他人的认可;四十几岁了,已没有了以为的以为,如果的如果。

  时间不紧不慢地走着,日子晃晃悠悠地过着,走过了童年,少年,青年,转眼走到了中年,最后将走向老年,终究只是流年。日子已被辗碎,松开就会落下,时光已被剪成烟花,稍纵即逝。也许最美的不是留住时光而是留住记忆,如最初的感觉一般,哪怕是最平淡的往事,也会成为我们最深的情怀。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