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日记 > 正文手机版

感叹雨水的余生

作者:H·N·达尔坎巴耶夫 时间:19-05-08 字体:  阅读:

  阿拉套山脉脚下阿拉木图的四月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细雨绵绵的雨季,就因为四月十足的春雨,把阿拉木图南面的阿拉套山脉的冰雪山峰、山梁、森林、河流、牧场、农田、果园、城市街道、花园、道路、楼宇、立交桥什么的,都浇灌和侵泡得是湿漉漉的一片。尤其是道路两边的城市绿化林带里的树木花草,自如春以来几乎每天都在沐浴连绵细的洗礼,树叶、花叶、草叶上骤然凝结了一滴又一滴细雨残余的结晶,细雨结晶得到足够水分后随风飘落地面悄然失踪。阿拉套山脚下、阿拉木图市不远的塔勒嘎尔县城乡也不以例外,到处被春天的云雾和接连不断的细雨所笼罩、所弥漫、所倾泻,屋前屋后到处是一片朦胧,随即便是凉风习习。

  上午的十点左右,《世界哈萨克研究》杂志社社长A·H·努尔哈斯穆沃夫先生驱车前来找我,商谈去Talgaer县(水桶)作社会调查的事宜。于是我们冒着细雨向talgar awdan东方奔去,一路上细雨漫漫,雨点扑哧扑哧地砸向轿车的挡风玻璃,因为轿车车速的飞快,雨水霎那间被撞得是粉身碎骨,当正雨水欲溅向四方的时刻,不料被迎面凶凶而来的风雨紧紧地压制在挡风玻璃上,雨水被按压在挡风玻璃上快要窒息了,雨水在慢慢颤抖,预想逃之夭夭,不料被来回摆动的刮雨器刮得是无影无踪,只能在挡风玻璃两边苟且偷生,频频汇集成小水流流向车底,滴落在高速公路的柏油路上,因为轿车的飞快行驶,雨水再次被摔的是四分五裂,只有那零星的小水滴溅向路面,与路面的积水汇集成小水流,流向路两侧的排水沟生成有规模的水流,流向远处终归小溪、河流。

  轿车还在去往xelek awdan(水桶县)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般的奔弛着,春雨依然下个不停,春雨的后生们殊不知前辈的惨烈,依然前仆后继、蜂拥而至、扑向轿车的挡风玻璃,和前辈们一样一批又一批被撞得是头破血流、粉身碎骨。它们重演了前辈们那可歌可泣、牺牲自己、留下清凉、滋润世界万物的伟大壮举。但是,事实上虽然雨水对很多人来讲,是十分渺茫的自然现象、不足挂齿,更不值得欣赏和赞誉。那么对我个人而言,我深知雨水的伟大而朴实,因为雨水,尤其是春雨与大自然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因为有了雨春,自然万物正当耗尽冬季积雪那仅有的积蓄时,是春雨送来了无尽的甘露,催生了万物的复苏与繁衍生息。而恰恰是这些雪中送炭的甘露,促使世间万物用生命的绿色点缀了大自然的灵魂,使得春天是那么的美轮美奂、那么的可爱可亲。春雨和其他季节的雨水都是上苍赐给人间的甘露,是生命体的真谛所在,是值得我们高歌赞誉的。就因为春雨或其他季节的雨水,不仅滋润了生命的源泉,而且创造了生命的轨迹,为此,我们有必要赞美所有的雨水,是它们滋润了大地、清洗了空气、孕育了无数生命的奇迹,洗刷了被人类污染的星球——地球!为此,春雨和它的兄弟姐妹是地球最亲密的亲戚,是当之无愧的普天之下灵魂沐浴的大使,是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外来天使和宠儿!

  作者简介:

  H·N·达尔坎巴耶夫,男,哈萨克族,1962年05月22日出生,哈萨克斯坦著名的汉语教育家、翻译家、发明家、汉语作家、汉语诗人、剪纸艺术家、副教授、汉语编辑。现就任于国际哈中语言学院,系《哈萨克民族文学简史》参编专家,在中国《文学爱好者》等网站发表汉语小说、诗歌散文、杂文、新闻等100多篇/首,发表汉语、哈萨克语学术论文30多篇。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