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亲情 > 正文手机版

哥哥啊,天堂有雨,那是弟弟愧疚的泪

作者:佚名 时间:15-12-16 字体:  标签:哥哥 天堂 弟弟 阅读:

  1

  自从知道自己在远方农村还有个家的那时起,我的心里便再也没有平静过。我无法想像多年前的那个冬夜,当父亲把我交到另一个男人手中的时候,年幼的我曾进行了怎样的哀嚎与挣扎。以致今日,这一切依然是我心底的暗伤,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隐隐作痛。

  六年前,养父去世时,把全部的真相都告诉了我。他拉着我的手,求我原谅他。

  我泪流满面的告诉养父,你是我的父亲,永远都是。是他和养母给了我一个家,节衣缩食供我读书,我没有理由恨他们。而如果说我心里还有恨的话,那也只能是恨我的生身父母,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把亲生孩子送人,都是为人父母犯下的不可原谅的过错。

  安葬完养父后的一天,一个四五十岁、农民模样的男人找上门来,他声称自己姓秦,是从余姚来的。不用问我也知道他是谁,从他的脸上,我分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对我说,他是大哥,父母去世时托他照顾我,他说知道我过得很好,知道我不需要他的帮助,他就是想来看看。

  我一时无语。因为我知道,他和那个家里所有的人从来都不曾忘记过我。他们信守着那个古老的约定,三十年来一直悄悄地打听着我的消息,直到养父母都过世后,才敢让思念浮出水面。

  我张了张嘴,想叫一声哥,但终于因为陌生而无法开口。我留他在家里吃饭,他瞅了瞅客厅里光洁的地板,说自己还有事,就起身告辞了。

  以后的几年,大哥逢年过节便从遥远的家乡赶过来,或在单位门口,或在楼下等我,说上几句话,然后把带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塞给我便匆匆离去。他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兑现着一个长子对九泉之下父母的承诺。

  私下里,我也和妻子商量,想利用清明节回乡为父母扫墓,被妻子断然拒绝了。我知道,她这样做并不是不想让我认父母,而是担心乡下那个家给我带来麻烦。毕竟,在她看来,认这样一个有着十几口人的农村家庭不是什么好事。

  我不想因为这事让妻子不高兴,但又不愿意看到大哥一次次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知道,在他眼里,我一天不回乡祭祖,便预示着一天没有原谅父母。而事实上,即使我回乡祭了祖也并不代表我就原谅了他们,我回老家很大程度上并非为了告慰九泉之下的父母,而是为了这个总是不远千里来看我、让我越来越认同的大哥能够安心。

  2004年4月的一天,大哥来了,并主动邀请我到旁边的饭馆里小坐。

  这一次他点了许多菜,还破例要了一瓶老白干。他问了我的情况,我也问了他家里的情况,他吞吞吐吐了半天,才告诉我,他的儿子今年大学毕业,问我能不能在市里给孩子找个工作。

  我欣然应允。大哥腼腆地笑了,说没想到这回竟然真应验了村里人的口舌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些年来,大哥一次次的到省城来看我,竟然一直在背着一个“巴结城里当官的”罪名。

  其实我根本不是什么官,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而已。但看在他的面子上,我还是答应了下来。最初我安排侄子到省委宣传部做秘书工作,但妻子中途杀将过来,让她的一个远房表妹顶了侄子的位置,无奈我只好把侄子安排到了市图书馆。虽然都是吃财政饭,但一个是公务员,另一个却不是,这种差别虽然哥哥不懂,可我心里却总感觉很是对不住他。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