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作者:季红艳 日期:22-05-07 字体:  标签:母亲 阅读:

母亲

  我似乎从来也没有细致的思考过,母亲对于我有多重要,因为我早已经能够独立的生活,似乎已经不需要她的护佑。只觉得想她了,就打个电话,或者回家探望一下,感到母亲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们,可是母亲这一病,把我这曾经麻木的神经突然唤醒,突然的心痛不止……

  一件件似曾遗忘的往事,像潮水一样在我的心中蔓延、升腾。

  小时候的我记事很早,母亲经常说我懂事,好像是两周岁的样子,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我和妹妹随母亲还生活在乡下。家里的活儿很多,母亲整日的忙里忙外,没有多少时间照顾我们,可我偏偏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家伙。母亲让我在屋里照看妹妹,而我偏要跟着她跑前跑后,母亲一急,就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拧了一把,说:“快去照看妹妹,不然我就把你送人。”

  这回我可真害怕了,哭的是满面泪痕,可怜巴巴的坐在妹妹的悠车边,对着妹妹说:“别哭了,别哭了,你要是再哭,妈妈就不要我了。”就这样,妈妈说,我和妹妹你一声我一声,就像在唱一首抑扬顿挫的歌,一直哭了好久好久,直到累得睡着了。

  这件事母亲不知说了多少遍,而每次提起又总是很无奈的说:“唉!那时穷啊,不干活饭都吃不上,哪还有多少时间照顾你们呐!”

  而我却也依稀记得,仿佛是在梦中。

  那时的我是多么依恋母亲,在我幼小而稚嫩的心里,母亲就是我的天,一切的委屈和不足都可以在她那里得到安慰和化解,她的怀抱是那么温暖、安全、和幸福

  母亲就像老母鸡护佑小鸡崽一样,在她温暖的怀里、无边的母爱之中,我们姐妹快乐成长着,母亲常说:“看见你们姐妹一天天长大、长高、长成漂亮的大姑娘,妈就是再辛苦,心里也是幸福的。”

  其实,那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很差。在我六岁的时候,母亲带着我们姐妹才随父亲搬进城里,当时只有父亲一人的工资维持家用,但母亲是个善于持家的人,在她的精打细算下,我们从未饿着、冻着。只是她自己一件蓝色暗格的上衣,在我整个童年的记忆里,几乎都是这一件衣服陪伴着她。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生活的艰辛,只觉得妈妈怎么总是穿着这一件衣裳,不买新的呢?

  尤其在我考入化工学校以后,家里的经济状况达到了最低点,爸爸一人的工资已满足不了家里最基本的开支。于是妈妈便没日没夜的劳作,养了好些的鸡、鸭还有猪,然后用它们换钱供我读书。只那两年,母亲已然老了许多,两鬓的青丝已增添了白发,曾经白皙的脸,也变得暗黄无光。她为了什么呢?有句话这样说:“母性是女人天性中最坚韧的力量,这种力量一旦被唤醒,世上就没有她承受不了的苦难。”

  如今,我也做了母亲,体会了养儿、育儿的艰辛和不易。记得我生女儿时,由于难产而做了剖腹手术,当时失血严重,输了整整600毫升的血,一天两夜的折腾。又是母亲一眼未合的守在我的身边,使我安然的度过了人生的这道坎儿,幸福地做了母亲,体会了天下女人最完整的至爱亲情

  这生命的年轮哪一个不渗透了母亲的心血和汗水?这世界上还有哪一种爱会比母爱更无私、更执著、更长久?

  无数细碎而宝贵的记忆,似乎在我的脑海里已不那么清晰,可是母亲的爱,却像一条河流,在我生命的历程中,无时无刻不在滋润我的心灵,让我生命的绿洲永远都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生命是母亲给的,灵魂是母亲赋予的,这飞扬的思绪和多彩的人生更是母亲生命的投影。我不知道怎样去报答母亲这大海一样的恩情,如果真的有来生,让我百倍偿还……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