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小酒壶

作者:喵小姐 日期:22-04-23 字体:  标签:爸爸 阅读:

  小时候,我很淘气。

  是外婆口中的“跳马猴儿”。

  妈妈最常跟我说的是:“你看某某家的孩子,天天坐在窗前读书,你看你,一点不稳当!”

  爸爸也会斥责我:“抬脚就跑!”

  后来,我再也不是跳马猴儿了;也沉静的坐在屋子里读书;走路的时候,不会抬脚就跑,而是成年人的缓慢……

  其实,所有的“跳马猴儿”式表现,都是岁月对一个孩子特别的赠予。年龄越大,越跑不动,跳不高,直到最后老去,步履蹒跚……

  在我“跳马猴儿”的年代,曾经打碎过爸爸的一个小酒壶。至今,我仍然难忘。

  那个小酒壶,像一个小花瓶,四周都是暗红色的花,摸起来很光滑。因为不用它的时候,它就被放在家里的柜子上,所以我对它熟视无睹。曾经,在脑海里,无数次的回忆起它。今天想“百度”一下它,才发现,记忆只剩下模糊的轮廓,怎么都无法明确起来。

  记得那是一天傍晚,我和弟弟在看动画片《一休哥》。妈妈不在家,爸爸边做饭,边透过厨房的门也跟着我们一起看。我和弟弟看着看着就开始打闹起来。按我爸爸的说法,“屋里已经搁不下我”了,于是我猴子一样,“嗖嗖嗖”几下子就爬到了柜子上,接着一回头,无意识的一抬手,“啪”!只听东西掉到地上,碎了。定睛一看,是爸爸的小酒壶。

  当时,看了地面一眼后,我就知道,完了,闯祸了!然后就如同雕塑一样,呆呆的看着爸爸。爸爸正在看电视,当然也看到了屋子里发生的一切。但是,爸爸什么都没说,甚至连表情都没变。我趴在柜子上,不知所措,看了爸爸一会儿,见他没有反应,我就悄悄的,轻轻的,慢慢的,向后退,然后一点点爬下了柜子,一声不响的坐到了炕上,老实了。

  至今,爸爸也没有责怪过我,更没提起过这件事,似乎是忘记了。而我,却总是想起。总觉得,那天爸爸要是打我一顿,或者至少骂我几句,我这颗悬着的心才能稍微好受点。犯错了,却没有受到惩罚,这是最让人感觉内疚的。如果爸爸“收拾”我一顿,我就会感觉“扯平了”,“不亏不欠”。

  人说,剑不可怕,剑锋才可怕,就是这个道理吧。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