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亲情 > 正文手机版

父爱很庝

作者:佟才录 时间:20-01-31 字体:  标签:父爱 阅读:

  人们喜欢用“父爱如山”来形容父爱的深沉与厚重,然而6岁的石家庄女孩儿然然,却有她形容父爱的专用词汇–“父爱很疼”。

  然然出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今年只有5岁。2011年8月16日,然然的妈妈刘艳花在鸡舍里点燃炉子给刚买的雏鸡取暖,没想到一时不慎,炉腔里蹿出的长长的火苗引燃了塑料墙体和棉被,火势迅速蔓延扩大,将正在一旁玩耍的年仅5岁的然然团团围住。刘艳花不顾身上着火,拼命扑过去救然然,可是鸡舍内都是塑料等易燃品,火势猛烈。最终,然然全身60%三度烧伤,刘艳花身体也大面积二度烧伤。她们母女被前来救火的村里人送到河北省友爱医院救治,因然然伤势严重,被立即转入重症病房。

  然然的爸爸杜金辉一年里有大半时间在外面打工。然然出事的当天,杜金辉正在平山县干装卸工。当杜金辉闻讯赶到医院时,看到女儿然然浑身上下被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唯一露在外面的小手指也被烧得漆黑,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我家那个天真可爱、活泼健康的女儿然然吗?

  几天后,然然的主治医生石龙杰找到杜金辉,告诉他然然身体10%~12%的皮肤需要植皮,而亲人间的皮肤匹配度最好,成活率最高。杜金辉听后泪如泉涌:“我是然然的爸爸,是她最亲的亲人,如果需要,我可以把我全身的皮肤都割给我女儿……”杜金辉为了省下千余元的取皮手术费用,他苦苦哀求医生,不要去手术室做取皮手术,而要求在条件简陋的换药室去做。在取皮过程中,杜金辉坚决拒绝使用价钱昂贵的全麻药物,而是使用价格低廉的局麻药。医生忠告他:那会把你疼死!他流着泪说:“再疼还会有我女儿此刻疼吗?我不怕!”

  百多针的取皮,可以想象杜金辉有多疼,他咬着牙齿坚持不喊出声,可他还是喊出声了。凌迟般的取皮手术,太疼了!没有人能忍受得了。但他喊归喊,喊完却对医生说:“医生,你多取些皮,对我女儿好。”在场的见惯了“血腥场面”的护士无不动容落泪,她们都被这个刚强、慈爱的父亲感动得哭了。

  区区千余元,在某些人眼里,不过是几盒烟、一瓶酒的钱,但对杜金辉来说,那就是女儿救命的药钱,是女儿康复的希望钱。他说,能从自己身上“省”一点,把省下的钱用在女儿的用药上,女儿就多了一份康复的保证。

  虎父无犬女。然然和她爸爸一样,坚强地面对着病魔。每次医生给她换药,然然疼得要命,但然然紧紧抓着爸爸给她买的画着“美羊羊”的气球,哭着喊“美羊羊给我力量”,这是然然从动画片里学来的。

  杜金辉“割皮救女”的举动,不仅感动了医院,为他免除了床费、医生诊疗费、护士护理费,他的事迹还被传到网上,杜金辉被网友们评为“最慈爱的父亲”。人们被他伟大无私的父爱所深深感动,越来越多的好心人纷纷慷慨解囊,捐助救治小然然。

  当有记者问病床上的小然然:“你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父亲对你的爱吗?”小然然脱口而出:“父爱很疼。”记者一下就呆住了,他以为然然会说,父爱无私伟大之类的,或者说“父爱如山”等冠冕堂皇的话语,不料然然却用了这样一个新颖朴实的词汇。记者问为什么用“父爱很疼”来形容啊?然然流着泪说:“爸爸为了救我,从他身上割下很多皮,爸爸一定很疼很疼。爸爸身上疼,我心里疼。”

  疼在爸爸身,痛在女儿心。对此,杜金辉却淡淡地说:“哪个父亲遇到这种事情都会这么做的。”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