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寒心暖

作者:苏成立 日期:22-02-16 字体:  阅读:

  那个时候,我和她都在当兵。因为彼此的部队相隔将近100公里,见一次面十分不易,所以,我们都很珍惜每一次见面的机会。哪怕我出差路过,她也要千方百计赶到火车站,在车窗前说几句话。

  有一年冬天,下大雪,东北的大地都是白的,积雪慢慢被压成冰,厚厚的,要到第二年5月才能融化。正值12月,雪下得很大,对面几十米都看不清人。这时候,她打来电话,电话机是手摇的那种。外面刮着大风,电话里面好像也刮着大风,“呼呼”地响。她说的大概意思我听懂了:有一辆送黄豆的汽车到我们这儿来,她正好休息,想搭车过来看我,卸了黄豆就回去。这么大的风雪,如果路上有意外怎么办?冬天路滑可是常出事啊。我不让她来。卸车顶多一个小时,然后马上回去。为这一个小时的团聚,就要来回坐6个小时的车,值得吗?我冲着话筒大喊,怕她听不见;她在那边也大声喊,要不我也听不清。即使这样,话筒里的声音仍然像蚊子叫似的。喊着喊着,电话断了。对着漫天大雪,我心急如焚,从她那儿到这里差不多要3个小时,我苦苦守候着。眼看快到点了,我站在院子里等她。我想好了,见面后非训她一顿不可。

  车过了好半天才到,满满的一车黄豆上落满了雪,驾驶室里没有她。我以为她没来,于是松了一口气,驾驶员却说:“她来了,在车厢里面呢。刚上车没10分钟就说晕车,只好让她去车厢,这么远,活受那个罪干什么?”我飞快地爬上车,拨开落在上面的积雪,见她蜷缩在装黄豆的大麻袋堆里,快冻僵了,脸色白得像一张纸,只是眼睛还在转。我心疼地喊着说:“你呀你!”我伸手去拉她,她连张开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她喃喃地说:“你等急了吧……”那时候,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

  结婚快20年了,不论我们之间为琐事争吵过多少次,只要想起当年的那一幕,心头便刮过那漫天的风雪,风雪中的小人儿清清楚楚。那一刻,我的心便柔软起来,好像触到了一生中最温暖时光

评论
0位读者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