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学爱好者 > 爱情 > 正文手机版

这是我朋友圈中最羡慕的情侣

作者:柒公子 时间:21-06-10 字体:  标签:朋友圈 情侣 阅读:

  前几天刷微博,偶然看到几年前关注的一对情侣叫丁一舟、赖敏,在写文回忆他们的故事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几年前,有一对来自柳州的“走心CP”丁一舟和赖敏。因为在中国地图上走出了一个“心形”而被很多人熟知。

  如今五年过去了,这对情侣怎么样了呢?

  带着好奇,我联系上故事的主人公丁一舟,问了问他们的近况。让我意外的是,联系到丁一舟时,他和赖敏并不在柳州,而是又一次踏上了前往理塘的行程。

  “现在在大理了,带着小敏,加上孩子小,所以走得很慢。”

  五年前,丁一舟带着赖敏两个人一起旅行;五年后,二人世界变成三口之家。唯一没变的是,他们俩依然负重前行,风雨同舟。

  丁一舟和赖敏的故事要从2015年说起。当时,丁一舟因为带着瘫痪女友环游中国,在地图上走出了一个“心形”而火遍网络。

  那时,太多人好奇,为什么这个小伙会选择和看上去并不“正常”的女孩在一起。其实丁一舟和赖敏是小学同桌,小时候的丁一舟是班里没人搭理的差生,那时候的赖敏清秀可爱,是丁一舟心里最温暖的存在。

  长大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才通过网络重新联系上。

  当时,丁一舟的家里刚经历变故,而赖敏则被查出患有遗传性小脑共济失调的疾病,又称企鹅病。得了这种病的人,会像企鹅一样,一摇一摆地走路,最开始是走不稳,然后慢慢地,连路都走不了,最后身体的其他机能也慢慢退化。两个人同病相怜走到一起,然后书写了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

  “你在认识赖敏之前,就知道她的病情了是吗?”

  “是的,之前就知道了。”

  “但还是选择和她在一起了。”

  “对,那时候遇见她,发现她和小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就想和她在一起。”

  “其实也没有太多复杂的过程啦。”丁一舟笑着说。

  2014年,赖敏病情不断恶化,住院之后,情况却久久不见好转。

  赖敏想着:与其在医院等死,不如出去看看。这个想法与丁一舟不谋而合,就这样,2015年元旦,丁一舟带着赖敏开始了他们环游中国的旅程。

  我一直以为,选择和赖敏在一起,是一个需要巨大勇气才能做出的决定。

  毕竟在旁人看来,患病的赖敏很可能会成为“累赘”。但是听到丁一舟的回答,我发现并不是这样。

  “当时基本上所有问题都想过了,很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非常坚信她就是我要找的人。”

  丁一舟继续补充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赖敏就是我的钥匙。”

  我想,或许坚定地选择一个人,本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因为少有人做到,才显得难得而已。

  一路上,丁一舟骑着三轮车,车后绑着轮椅,轮椅上还拴着两条帮忙拉车的狗狗。两个人沿途穿越拉萨、西宁、青海湖、敦煌、张掖、兰州、黄山、南宁、贺州、桂林……总行程超过2万公里。

  在布达拉宫前,丁一舟策划了一场求婚仪式,穿着借来的西装,和她相拥而泣。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这段关系是赖敏在拖累丁一舟,他对她的怜悯多过爱,其实不然。

  丁一舟说:“你跟一个人过日子,是跟她的精神世界过,不是和她的病过,能跟她精神上契合在一起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是很重要。”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丁一舟如此坚定地和赖敏在一起,不离不弃。

  “其实以前我是一个很飘的人,是赖敏让我定了下来。”

  从前,他学习不好,毕业后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浪子”。

  和赖敏在一起后,丁一舟说自己“不会再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懂得了“活在当下”。

  也是因为赖敏,他懂得了责任和担当,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男子汉气概。

  “如果没有赖敏,就没有今天的我。”外人看到的是丁一舟照顾赖敏,其实赖敏也成全了丁一舟。

  去年12月,丁一舟和赖敏迎来了一个健康的女儿,他们为她取名丁安宁,寓意一生喜乐安宁。

  孩子的降生,给两个人的生活带来新的希望

  做了爸爸的丁一舟比以前更加温柔,眉眼间又多了几分成熟

  采访期间,丁一舟一家三口正在大理。我问他带着不满一岁的孩子和几近瘫痪的赖敏一起出行,途中的困难要怎么解决。

  丁一舟却告诉我没有什么困难,因为每天都会遇到问题,但是解决之后,就不算困难了。

  短短半天的采访,我总是一次又一次惊叹于丁一舟的回答。

  “你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随之而来的种种都是自然要面对的。”

  “我善于用身体硬扛,用心去看透。”

  其实,和五年前一样,出发之前,他就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准备。

  或许是因为一直都在陪着赖敏向死而生,我能感觉到丁一舟身上有种特别的通透。但即使通透如他,也有“恐惧”的事情。

  “是赖敏的寿命。”这是丁一舟给我的关于“对未来最大的女儿读初二,地理成绩一直很差,母亲不解地问:“你们地理老师水平高吗?”女儿回答道:“不咋样!我问她从巴基斯坦到爱因斯坦有多远,她都答不上来。”

  老师:今天咱们班里发生了盗窃事件,经我调查,丢东西的时间就在早上八点之前,现在请八点之前到班里的同学举下手。

  老师:好了,丢东西的事情就暂时到这里,班长把刚才没举手的同学记一下迟到。

  一位同学机械设计考试没过,于是找老师,说他马上要工作了,不能挂科。

  没办法,老师让他发个毒誓——保证以后不从事机械行业工作,然后给他一个及格。

  担忧”这一问题的答案。

  听到他说“寿命”两个字时,我的心里忽然有点难过,对丁一舟来说,其他的一切他都放下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赖敏的病情。

  有时候想想也蛮讽刺的,当爱情面临的唯一威胁只有死亡时,它反而会变得坚如磐石。

  “但是现在我很少会纠结于这个问题。”

  丁一舟倒也并不悲观:“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考虑吧。”似乎是感觉到我有点情绪低落,他又给我发来了一段视频:“明后天准备带孩子去爬雪山,哈哈。”

  视频里的他把女儿高高举过头顶,赖敏在一旁笑得很灿烂。

  五年来,丁一舟和赖敏的故事还在延续着。

  丁一舟在微博里写道:五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他依然愿意陪着她风餐露宿,浪迹天涯,为她遮风挡雨建一个家。

  有一种爱情,叫丁一舟和赖敏。

  愿我们都能遇到一个人。

  能让你不顾一切,甘苦与共,用尽一生好好去爱Ta。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
SiteMa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