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

作者:苏苏 日期:24-05-01 字体:  标签:外婆 阅读:

  记忆里的外婆,个子不高,身材瘦小,齐耳的短发,梳得一丝不苟,用黑色的两根钢夹,整齐的别在耳后,那双充满智慧的眼睛,坚定又沧桑,因为偶尔有鼻炎,春秋换季鼻子总是红红的,薄薄的嘴唇上方,有颗小小的胭脂字,那张相貌平平的脸,却是我眼中最美的脸。

  在外婆七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就去世了,她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弟弟。那个年代,全靠劳力吃饭,没有父亲的家庭,是怎样的艰难无法想像。于是,老外带着外婆和舅公再嫁了。再嫁的地方离家不远,但是要翻过两座小山坡,据说那边的婆婆嫌弃老外婆带了两个孩子,时常虐待。于是,外婆和舅公,小小的年纪,拉着自家的大黄桶(一种装粮食的木桶,有盖,圆形),在一个下雨天,经历了从山坡滚下去,满身泥巴的回了自己的家。两个孩子相依为命。

  后来,老外婆也过不下去,也回了家,重新招夫上门,将就的过着日子。

  成年后的外婆,在19岁的年华,嫁给了外公,外公当时是水电站的站长,工资微薄,好在是吃公家饭,已经比一般家庭好很多了。外公很疼外婆,终于年幼丧父的她,苦尽甘来,和外公生了六个子女。

  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幸福下去,在外公三十三岁那年,小姨刚满月,外公在田里抽水时吐血晕倒,送往县城治疗,得到的结论是癌症晚期,只有数十天的生命。那一瞬间,天蹋了,外婆又从天堂回到了地狱。

  外公离世后,外婆当起了一家之主,在别人的欺凌中,夹缝生存。她会耕田,会编竹筐,会修树丫……即是母亲也是父亲,是女人也是男人。她那双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六个孩子的成长,其中的艰辛,文字难诉。

  好在孩子们在艰难中,陆续的长大了。母亲也成了家,有了我。我也成了外婆掌心里的宝,从呀呀学语跟着她,一直到识文断字。看着舅舅结婚,外婆喜极而泣,那一刻,她多年的委屈都成了喜悦。外婆的青丝,也开始长出白发。

  日子这样平淡下去,也是好的。之后,我成家,有了女儿,她也成了老外婆。

  2011年,接到电话,说外婆小脑萎缩,有老年痴呆的迹象。我哭着打电话给她,她说,妞,别哭,外婆老了,得这病很正常的。你不要难过,保重身体……

  到2013年,她70大寿,已经忘了所有人,包括她自己。我也逃避的没有去见她,怕自己忍不住伤心。2014年,唯一的舅舅去世,外婆在舅舅葬礼上,很伤心的哭了。她说,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就是心里好难受,想哭。那一刻,我甚至庆幸她什么都不记得。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样的痛苦,她怎么能承受。

  后来的几年,外婆的病急剧恶化,年轻时候吃的苦,都反射到她的身体里,严重的风湿,双腿变形,无法站力,只能卧床不起。2017年,73岁的外婆,终于离开了这满是疾苦的人间,至此,长眠在家乡后山。

  外婆那个小个子,从年幼时,就承载了太多。我常常会想,到底什么是人间疾苦?也许外婆所经历的就是,幼年丧父,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她的一生,都在命运的洪流中挣扎,那样的坚强,不服输。那些幸福的瞬间,她也是真心的幸福,看着儿女成家,儿孙满堂,还有我这个她最疼的外孙女,儿女双全。她的人生路走完,应该是欣慰的。在另一个地方,和她的少年郞相聚,看着我们好好的生活

评论
0位读者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文学爱好者版权所有|赞赏
SiteMapRSS